項少龍在鑄劍山莊收到侮辱後,率兵返回了楚國,知道自己沒有什麽臉麵再見父親,不知如何是好,。遂即在首府的二百裏外處駐紮!

“嘿嘿,你這隻天下最可惡的畜生,這就是你應該得到的懲罰,炮烙酷刑!”項少龍沉著臉說道。

項少龍的軍帳內立著一根銅柱,燒得通紅,毒將被綁在其上,慘受炮烙燒烤之苦。

“救命呀!饒命呀!”惡將身體被活生生地烤成了熟肉,痛不欲生,連連求饒,“項少龍爺爺,我是你的孫子,你...饒命...繞我一命吧!”

“這家夥烤得半熟,焦味也特別臭國人!”銅將笑著說道。

“哈哈哈!”項少龍笑得不亦樂乎。

忽然一股怪風卷來,吹向了柴火,火舌立即卷到了項少龍的身上,猛烈燃燒,痛得他大驚失色。

猛烈猛地驚醒,原來是南柯一夢,可見他對毒將有多痛恨!

夢中的火勁引動項少龍體內的神脈火氣,試行逼出劇毒,本來以誇父的神脈真貨,任何劇毒都會被燒毀,但是毒將所下的乃是世間上最難捉摸的活毒,毒發時可頃刻間腐爛肉骨,潛藏的時候又可以避開任何的解藥還有內力,不斷遊走在五髒六腑之內,好像真的是活的一樣!

“他媽的!這到底是什麽毒來的?竟然可以再靜脈內不斷遊走,怎麽樣都捉不住,令我身如被刀割!”項少龍憤憤地罵道。

“他媽的!我就不信滅不了你!”項少龍越是急躁,活毒就走更加急速,所經過的髒腑都被毒得冒出了黑氣,痛苦難當。

項少龍加強了火勁,軍營哪裏經受得起這樣的高熱,牛皮帳篷頓時烈焰衝天。

夢中的火勁引動項少龍體內的神脈火氣,試行逼出劇毒,本來以誇父的神脈真貨,任何劇毒都會被燒毀,但是毒將所下的乃是世間上最難捉摸的活毒,毒發時可頃刻間腐爛肉骨,潛藏的時候又可以避開任何的解藥還有內力,不斷遊走在五髒六腑之內,好像真的是活的一樣!

“哇,快來救火啊!”守在軍營帳外的銅鐵二將說道。

無數的兵士連忙取來水救火,但是項少龍的火勁哪裏是平常人可以撲滅的。

“全部退出百丈之外!”一個羽扇綸巾的人突然出現,大聲說著,接著再火場急旋急轉,帶動烈焰往半空捲去,慢慢消散。

“拜見公子爺!”撲滅了烈火,來人翩然落下。

“易軍師!”項少龍認出了來者。

原來這個麵如冠玉,一身儒雅,卻又身負奇功的中年漢子,竟然就是楚國大將軍座前的第一軍師易中天!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4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