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惡將一腳踢上了毒將的胸膛,暴怒攻擊之下,力度奇猛,踹得毒將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飛退。

三庫和三魂也看得目瞪口呆,誰也不敢開口。

“他媽的,你這個臭毒蟲,給我滾出去!”惡將咆哮道。

“你要我掌嘴可以,但是要我滾卻不可以,這裏是墨聖的地方,我們都是墨聖手下!”毒將在地上說著,忽然表情怪異,“誰滾誰留,都要由墨聖決定,我看代教主傷勢不輕,似乎連大夫都幫不上忙了!”

“他媽的,我叫你滾出去,你就不能用雙腳走出去!”惡將還是囂張得說道。

毒將兩手後壓,整個人飄了起來,笑道:“代教主不要這麽激動啊,否則傷勢會更加惡化!不過你已經是個殘廢了,再傷一點又有何妨!”

惡將聽得大怒:“稠度抽!你竟然敢再我惡將堂裏麵撒野?墨聖必定將你淩遲處死!”

“對呀!對呀!所以我對你這個代教主是十分的尊重,堅決打不還手!”毒將語氣怪異地說著,飄到了惡將的身前。

“找死!”惡將二話不說就是一腳,狂怒之下,運起了冥骨經的頂級功力,想要將毒將置諸死地。

勁力強猛非常,就連惡將的鐵鞋也被震得崩碎,實在嚇人!

“好啊,將這隻臭毒蟲的肚腸也給踩破,讓他死的一塌糊塗!”亡魂令在一旁起哄道。

“哎呀,痛死我啦!”毒將身受一腳,卻笑著慘嚎。

三庫見到這樣的情形,也不知如何是好。

人無雙有些偏袒惡將,當即對其他的兩庫說道:“我們管不了,且靜觀其變。”

惡將一個呆愣的時候,隻感到體內的勁力如同決堤般湧到了毒將的身上,原來是毒將運起了冥髓經的吸骨養髓!

“臭毒蟲你竟然向要吸我的功力?我命令你立即停止!”惡將咆哮道。

毒將卻沒有作罷,笑得合不攏嘴:“我已經打不還手啦,這還不成?你打得很痛快是嗎?哈哈”

“你在使用什麽邪術?”惡將對著升起來的毒將叱問道。

“蠢材,這是冥骨經的後篇入門功夫,當日我在巨鼎之內被日夜熬煮,就是靠著隻一套心法吸取鼎中的人骨血肉精華來修出冥髓經!你的冥骨經現在已經成為了我更上一層樓的台階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5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