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刀勁以更加強猛之勢反向自己三個劈來,項少龍大叫一聲可惡,抽出了火雲令。

火勁反劈而回,勁道淩厲,項少龍怒不可遏,悍然硬接。

“大膽!到底是誰?”抵擋掉了火勁,項少龍搶出了帳外,隻見來的不止一個人。

“你就是項少龍?”為首的一個獨眼人說道。

此人手中拿著五行玄器的萬木藤,名為木行者,看來不想要硬拚,橫身閃過了項少龍的攻勢。

“包圍他們!”“來者何人?”這時候士兵們也聞訊而來。

“退開,我就一個人便可以拿下他們!”項少龍喝止了士兵們。

項少龍眼見對方不敢擋駕,乘勢再攻!

“你以為我會怕你麽!?”木行者看到項少龍如此高傲,也來氣了,當即硬硬擋下了項少龍的一個劈砍。

萬木藤和火雲令交拚,立時玩去,好像要折斷一般。

“就憑你這一束朽木,就想要和我的絕世神功互相匹敵?”項少龍很是不屑地說道。

“這可是我師尊精心所製造的萬木藤!由萬條古藤心纏成,水火不侵,刀斧難斷!”木行者回應道,“玄術動奇變,萬木可成天。非但萬物可斷,更沒有任何力量是反彈不回去的!”

萬木藤蘊含著玄術在裏麵,木行者猛然一個使勁,竟然將項少龍擊來的火勁化成了火人一般震回。

“剛才你就是這一招?!”項少龍抵擋住後問道。

項少龍仿佛看到了另一個自己猛然攻擊過來,如果換了別人,定然嚇得不知所措,但是項少龍修煉神焰驚天訣的時候,早已經習慣以招破招。當即使出了第二式天火焚城。

天火焚城的烈勁乘勢而下,壓得木行者無路可逃。

“還沒有退敵,何必內爭?”木行者大聲說道。

木行者正在說話間,一個人影竄動,閃到了木行者的身前。

“五行玄器相克相知,火雲令未必就是最強的!”這個人以雙錘擊地,立時地動山搖,一頭土獸破地而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5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