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任好換過了戰甲,跨上千裏馬,英姿颯颯,豪氣幹雲,協同兵古鐵立即出發,為救自己的愛人,縱是龍潭虎穴也要一往無前。

行路途中,夜裏,兩人在荒郊野嶺之外歇息。

燒烤了一隻野兔,兵古鐵遞給嬴任好:“好公子,你先吃吧。”

“長路奔波,你也餓了,一人一半吧!”嬴任好隻是撕下了一半,把剩下的給兵古鐵吃。

兵古鐵啃咬著兔肉,沉默不語,很是複雜。

“兵古鐵,聽說你也是一個奇才,鑄造兵器的技術,可以進入天下前五名了!”嬴任好邊吃便說道,“如今諸國求才若渴,以你的鑄造兵器之能力,為什麽要屈居在墨道這個邪派之下。”

兵古鐵回答道:“我出身貧賤,人長得又醜,彎腰駝背,父親隻是一個尋常的鐵將,自小就遭到別人的白眼。哪裏像好公子你出身尊貴,名滿天下,我可以當上墨道的四庫主之一,已經是心滿意足了!”

兵古鐵早就聽說嬴任好常勝不敗的威名,內心對他其實也是頗為尊敬。

兵古鐵看著破千軍戰斧說道:“我進入了鑄劍山莊這幾天,看見他們的冶煉技術,才知道兵器的冶煉技術可以到達這樣的層次,實在是大開眼界!就像是這一把破千軍,可以說是我們鑄造師夢寐以求的絕品!”

嬴任好聽得大為震撼,這才知道原來不論正邪,人總是有他理想和夢想。便接著說道:“鑄劍山莊雖然威名響亮,但是莊主鳳天也是因為盛名所累,才會落得身受重傷,女兒被擄走的下場”

“話雖然如此,但是我如果有鳳天的一般成就,死亦無憾矣!”兵古鐵堅毅地說道。

嬴任好又是心中一陣,原來每一個人內心的價值觀都不一樣,這個兵古鐵也是心中有誌向的人。

當即說道:“我們好好歇息一晚吧,明早再上路吧。”

兵古鐵心中所想甚多,很是睡不著,歎息一聲,想著嬴任好這次去闖龍魄秘境,還不是死路一條。其實自己又何嚐不是一樣,這一次背叛了墨道,休想再要活命了,自己想鑄煉天下第一奇兵的夢想隻怕是要破滅了。

想著想著,兵古鐵才睡著了。

而嬴任好也是心事重重,看著手中的玉佩,想著這個是伯姬給自己作為定情信物的靈玉佩,她知道自己失蹤後生死不明,肯定傷心欲絕,而自己這一次去闖龍魄秘境,又是生死難料。伯姬溫柔婉約,和自己青梅竹馬,兩情相悅,而鳳香英姿颯爽,如今更是懷有自己的骨肉,豈能不救....

而嬴任好也是心事重重,看著手中的玉佩,想著這個是伯姬給自己作為定情信物的靈玉佩,她知道自己失蹤後生死不明,肯定傷心欲絕,而自己這一次去闖龍魄秘境,又是生死難料。伯姬溫柔婉約,和自己青梅竹馬,兩情相悅,而鳳香英姿颯爽,如今更是懷有自己的骨肉,豈能不救....

嬴任好思潮起伏,如果要他說出心中最愛的是誰,恐怕他自己也是答不上來的。

翌晨。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6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