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古鐵縱馬向千尺崖底跳去,事出突然,嬴任好也不知所措。

急速之下,一股死亡的感覺湧上了心頭,兵古鐵不禁開始有些後悔。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突然背後一緊,嬴任好竟然也跳了下來,一把將他抓住。

嬴任好再向馬身一踏,借力跳回了崖上。

兵古鐵雖然撞了一個金星四冒,心裏總算踏實不少。

“哼,我還以為你是條漢子,想不到卻如此愚蠢,再敢造次,我就將你的頭給砍了下來!”嬴任好橫斧架在了兵古鐵身前,“反正我的破千軍還沒有用活人祭一祭!”

破千軍是鑄劍山莊千錘百煉的絕世兵器,斧封流光如電,寒氣森嚴,一股殺氣令人不寒而粟。

兵古鐵摸著破千軍的斧鋒,突然笑道:“好兵器!能夠死在它之下簡直是死而無憾,來,請下手吧!”

嬴任好這下子真是哭笑不得,當即問道:“你到底是怕死還是不怕死?剛才冒險也要逃命,現在伸出頭來讓我砍?”

兵古鐵歎息一聲,說道:“唉,我帶你回去便是叛徒,到時死得更是淒慘百倍,我跳下去不死是天意,死掉也一了百了!”

“墨聖這麽可怕,連你這等窮凶極惡之徒也怕成了這樣!”嬴任好感歎道。

兵古鐵連忙澄清,說自己並非窮凶極惡之徒,是嬴任好不知天高地厚,才敢去惹墨聖,墨道內有千種酷刑用來對付叛徒,比商朝的穿腸炮烙更加殘忍!最可怕的是還有一種毒藥叫養命湯,喝了之後一時三刻死不了,兵古鐵曾經就見過有人被墨聖用油生炸,煮熟後那人還沒有死去,眼睜睜看著群狗吃自己的肉!

當日毒將殺嬴任好不成,回到了總壇就被扔下鼎內煮了整整一個月,毒將熬得過,兵古鐵可沒辦法受得了。所以反正死不如求個好死,死在奇兵鋒下,做鬼也心甜。

兵古鐵癡癡地笑著說:“好公子,念在你賜我一死的份上,我就忠告你,放棄吧!我當年一念之差,以為入了墨道就可以專心鑄造兵器,誰知道錯入了魔窟,成了人家的走狗。看到鑄劍山莊的鑄兵技術,才知道自己浪費了一生,唉。”

“哼!那你上路吧!”嬴任好說著,隻見寒光一閃,嬴任好隻是砍掉了兵古鐵的一小撮頭發。

“你...這是什麽意思?”兵古鐵大為不解。

“我的破千軍隻會用來殺敵,你既然有心離開墨道,大家就不是敵人,你走吧!”嬴任好說道。

“你真的讓我走...?”兵古鐵說著,已經轉過了身,要離開了。

“不過,我秦國還有差不多一百斤天外玄金,可以用來鑄造另一把奇兵。”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6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