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行者慘死之後,三行者悲痛欲絕,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決議和嬴任好同歸於盡!

殺氣濃烈非常,可是自己的聽力隻是回複了一半,還沒能夠準確地判斷他們的進攻方位!看此陣勢,他們是不惜要同歸於盡了,與敵俱亡!

“盡管來吧!”嬴任好渾然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運起了強猛爆裂的摧獄氣勁,悍然迎擊。

三界不容大陣,配合絲絲入扣,在同一秒之內,三行者全力發動了攻勢!

“上天無路”,“超生無望”,“地獄無門”!

上下中三路都被封死,嬴任好覺得身後的殺傷力應該最低,憑自己的護身氣勁應該挺得住!

嬴任好一躍而起,避過了下路的木行者,以摧獄的第二急碎山峰破去金鍾鉉,至於背後的水行者,無論如何也是難以兼顧了。

嬴任好早就已經運聚起了內勁準備捱招,誰知道混天綾並非是要攻擊,二十纏住了他身上,最要命的是脖子也遭到了纏住。

水行者將自己和嬴任好纏在了一起,明顯是要犧牲自己纏住敵人!

“好公子,能夠和你一起下去黃泉,也算是我的榮幸!”易中天說道。

嬴任好的左臂也被纏住,隻餘下右臂可以用,急忙揮斧極快地劈了過去。

金行者配合陣勢,急忙向破千軍擊打過去,力求阻止嬴任好脫困。

木行者急躍而起,準備施以強猛的一擊。

給他們纏住,無法脫困,必然會重擊自己的頭部!嬴任好突然記起了當日扁鵲為他重新鑄造靜脈的時候曾經以他一套將神脈遊走全身之法。

“大師,你那套心法實在是奧妙,但是我戰鬥惡將時,卻有一種力還沒能全盡的感覺!”那時候的嬴任好問扁鵲。

扁鵲在那個時候告訴嬴任好:“這一套心法主要是讓你接著天電療傷後,及時將注滿九大要穴的餘勁從湧泉穴散出,免得被燒焦內髒,但是由於我對神脈所知道的的並不是很多,也彈不出它藏在什麽學位,所以並未完善!”

“是不是還有什麽其他的要穴沒有貫通過?既然大師可以幫助我串聯九大要穴,可不可以再試試其他的大穴呢?”嬴任好問。

“我看不容易了!常人修煉內力,必須長年累月苦練才能通關過學,可是你的神脈力量不是一般內力,必須靠強大外力才能夠激發,所以如果沒有天電而想要貫通其他的大穴,就必須找一個跟你同樣擁有神脈的高手,不過世間上又有誰會跟你一樣,擁有這種得天獨厚的異能呢!”扁鵲解釋地很是清楚了。

腦海裏瞬間浮現除了自己當日和扁鵲的對話,嬴任好突然靈光一閃,萬木藤不就正是有強烈的反震能力嗎?豈不是可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8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