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千六百七十年前夏,天生異雲籠罩千裏,三十多日天無日月,地未風靜,神州大地自西向東震動不覺。

列國宮廷相繼坍塌,民房盡毀,沃土枯槁幹裂。河川逆流,井中見血,患鼠移居,到處都是一片末日降臨的景象。

當時的霸主宋襄公,本來是準備興兵伐楚,但是看到天災不絕,軍心散亂,列國不穩,於是協周室而領諸侯進貢祭天。為了平息天怨,宋襄公逼得周天子告請上蒼,將於列國內選處女二千,殺之以奉獻。

無奈天沒有領情,地震更是劇烈,空降冰雹,黃河泛濫,淹地千裏。

列國諸侯為求自保,不聽號令,各自拜巫術施術,殺生求福,不斷進行各種活人生祭之事。中原大地,亂得如同地域一般。

遠在邊陲的秦國,同樣在這種天崩地裂的情況下,完全混亂在恐慌當中。

大巫師離開後,秦國天災不斷加劇,秦宣公一方麵下旨尋找大巫師回來,另一方麵征召了各地的巫師,用盡一切的手段求福自保。

巫師殿外,濃濃的魔氣凝聚不散。

由於練魔鼎將地下湧上來的魔氣不斷吸納,本來已經魔氣大盛的爐心裏麵,現在更是濃烈得形成了魔漿。

陰綠色的魔漿不停地流動,簡直是天下間修煉魔攻的邪道夢寐以求的無上魔池,就連大巫師也想不到天地結合之下,練魔鼎也會發生巨變。

不過如此大的魔緣,可沒有浪費,因為有人趁著這個機會,不惜冒險苦練魔功中的最高境界。

一條身影從魔漿之中衝了出來,神情痛苦。

但是魔化的身體,卻被爐中的無數魔物不斷拉扯。

“放開我啊!好痛苦!”公子臨通慘嚎道。

“痛苦就是力量,越痛苦力量就越大,你不是要修煉冥空摩羅的最高境界嗎?快回來!”後麵拉扯的惡魔們恐怖地說著。

練魔鼎的痛楚,就算是連半魔化的公子臨通也挨不住,拚命掙紮,想要衝出練魔鼎。

“好痛苦啊!”公子臨通一擊之下,令整座巫師殿猛烈搖晃,猶如地震。

“發生了什麽事?”一名侍從剛好到來,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震駭莫名。

“又提升了,我的魔功比進來之前又提升了一倍,這樣下去再練幾次,我的功力一定能夠超越那個老鬼!”公子臨通自言自語地說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9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