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秦國召來了大量的巫師欺負祭天,但是烏雲還是越級越厚,整個天空像是快要塌下來似的,一片末日將要到來的氣氛。

秦宣公滿臉的疲憊,對一個下人說道:“到底哪些巫師法力夠不夠,天空怎麽還是那樣昏暗。”

“國君,這班都是道行身後的大師,有他們作法,上天一定會保佑大秦,但是最重要的是上下齊心,特別是王族的人,因為大秦是屬於贏氏的!”眼見法師不靈驗,負責引薦的臣子連忙找人推卸責任。

“說得不錯,一定要誠心!到底公子臨通跑到哪裏去了!祭天這麽重要的大事,也不一早到來!”秦宣公立即氣憤地說道,遷怒於公子臨通。

“國君不要動怒,否則會氣壞了身體!”商燕妮在一旁說道。

這時候,一個下人到來:“啟稟國君,公子臨通來了。”

“拜見國君!”公子臨通一來就拜見。

“下跪!”秦宣公一點麵子都不給。

“拜見國君!”公子臨通隻好跪下,他早就不服秦宣公登位了,如今火上加油,心中的殺意更盛。

“你姍姍來遲,今天如果不是祭天的大日子,一定要將你重重懲罰!”秦宣公由於天災不斷,心情煩躁不安,正好拿公子臨通來做出氣筒的對象。

“謝國君!”公子臨通嘴上說著,心中卻罵著死肥豬,不殺你如何能夠吞得下這一口氣!

“怎麽公子臨通的殺氣這麽重,他在打什麽主意?”商燕妮心中揣測著,他周旋在兩兄弟隻見,熟知兩個人的脾性,熟知兩個人脾氣,瞬即擦覺到公子臨通神色有異。

“哇,又下冰雹了!”“國君,地震又來了!”

天上雷行電閃,地麵猛烈震動,祭天台上的柱折粱倒,登時亂成了一團。

“我的天呀!王宮也快要震垮了,將那些巫師全部拉出去斬了!”公子臨通又氣又懼怕地說道。

商燕妮受了宋襄公的密令保護秦宣公,當然不會讓他受傷了:“國君,不要再說了,祭天台快要塌下了,我們快走吧!”

眾人爭相走避,隻有公子臨通不為所動,緊緊盯著秦宣公,暗暗想著如何出手。

商燕妮也料到公子臨通暗懷不軌

,所以特別留神戒備,一見他的眼神有異,立即將秦宣公推到巨鼎之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9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