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過後的第二天,秦宣公以及他的侍衛的屍體被人發現埋在了瓦礫當中。

在天崩地裂的大災難之下,即使是國君也無法保證周全,群臣當中雖然也有人覺得秦宣公的死很是不尋常,但是舉國已經亂成了一片,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敢多問。

國不可一日無君,公子臨通在群臣的簇擁之下,終於在寢宮大殿之內正式登位,成為秦國的第十四位國主,名為“秦成公”!

登基的那一天,天地昏暗一片,整個秦國仍然在持續不停地地震餘波當中,滿朝的文武都在惶恐不安中參與了朝會,圍在天壇的四周。

公子臨通看著這班狼狽的臣下,雖然已經登基為王,但是心中卻不是滋味。

公子臨通遂即對眾文武百官說道:“君父不幸死於了怪病,兄長又死在了天災之下,而兄長的這件事也證明了秦國國君之位並非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而寡人可以再這種天驚地變的情況下登位,想必是天將降大任於寡人也!你們如果有對寡人不服的,就等同於對上天不敬!”

“臣誓死效忠國君!”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文武百官當即恭賀。

“慢著!”一聲大喝,原來是大將軍伯屠帶著一幹士兵前來。

“伯屠!你敢不服寡人的登位?”公子臨通叱問道。

伯屠立即回應道:“當然不服。我大秦自開國以來,都是子承父業,宣公雖然不幸身故,但是也不等同於由二公子你繼位!須知宣公也有自己的兒子,他年紀雖然小,但是卻是君主血統,有權繼承國君之位!”

伯屠領出了一個四五歲的小童,長得肥肥胖胖,果然跟秦宣公非常相似。

“哪裏走出一個君主的後裔,怎麽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公子臨通看得一驚。

“先君為了怕自己遭遇不測,所以將少主秘密撫養,並且立下了遺詔,寫明了如果有什麽不測,傳位給兒子守賢。所以今日登基成為國君的應該是公子守賢!”伯屠義正言辭地說道。

公子臨通一聽到秦宣公竟然收藏了個兒子,公子臨通不禁為之震驚,想不到那個秦宣公竟然還有這麽一招。

公子臨通臉色一沉:“你這個匹夫,竟然敢利用這個野種來奪取寡人的君位?”

“本將手中握有重兵,還有先君的遺詔,誰敢再這裏撒野!”伯屠也是寸步不讓地回敬公子臨通。

伯屠原來是秦國的大將,自從嬴任好失蹤後,得到秦宣公信任,掌握了重兵,今次入朝更是帶了大批的心腹猛將,誓要阻止公子臨通登基君位。

“憑這一幫人就想要難倒寡人?”公子臨通想要殺掉這班人隻是舉手之勞,但是卻要顯露自己的魔身。

伯屠依然是咄咄相逼:“公子臨通,我看你還是自己識趣離開吧,否則刀劍無情!”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9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