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就是那麽的殘酷!

嬴任好先在水中滲入了桐油,再以火攻,一舉大挫楚軍,盡顯國人的智慧和超越的軍事天才,墨道上次無不歎服。

處均陷入了火海之中,慘呼聲此起彼伏,人馬互相踐踏,看得人心驚膽跳!

“可惡!大勢已去矣!”項爆大喊道。

“此地危險,請將軍先行撤退!”易中天趕緊說道。

雖然說沙場對敵人不能夠仁慈,但是二萬多人陷入了火海之中,情景猶如煉獄一般恐怖,嬴任好也不由得泛起了一絲絲的惻隱之心。

磨刀人反應各異,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一些魔性比較重的卻顯得非常興奮和激動。

“我早就說過,你是個殺人入麻的大魔頭!真是死性不改!”

原來是墨家的子弟馬不停蹄,終於在這個時候感到了龍魄秘境。

“是你們?扁鵲大師,見到你們是在是太好了!”嬴任好沒又想到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扁鵲來了,很是高興。

“有什麽好的,我們可不是來幫你的!”自然明很是氣憤地說道。

扁鵲也很是氣憤地說道:“我本來以為救活你便可以救活更多的人,誰知道你一聲令下,就把無數人給活活燒死,如此殘忍,難道你心裏沒有半點的愧疚感嗎?”

“墨家的人聽著,你們再敢侮辱墨聖,我可就不客氣了。”人無雙回敬道。

“不準再說!”嬴任好正色喝道。

人無雙知道嬴任好和墨家的關係深厚,便不敢再造次。

“扁鵲大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不過這裏是戰場,對敵人仁慈,就等如是對自己殘忍,我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冊的!”嬴任好解釋道。

金無缺也說道:“說得對,如果任由楚軍攻上來,到時就是我們這裏血流成河。”

“你們這班邪魔外道被殺個幹淨也是應該的!”自然明不以為意地說道。

“你錯了,既然楚國大軍的人是命,這裏的人也是命,戰場上從來不是憑著善惡去判決誰該死誰該活的!”嬴任好正色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9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