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麵震動得很是厲害,墨智賢連忙說道:“是地災龍動了,這裏很危險,我們快走!”

忽然間,嬴任好從密室內取走的那一麵盤古銅牌竟然生出了反應,銅牌好像在向嬴任好做出指引一般。

嬴任好知道事有蹊蹺,肯定是祖師顯靈了:“往這邊走!”

嬴任好順著銅牌的指引而去,眾人立即緊緊跟隨,迷倒也開始坍塌。

來到了殿外,沒有想到剛剛好碰上了易中天三行者,真是出乎意料,嬴任好沒想到竟然會是他們。

三行者也是詫異,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兩敵再次相遇,眾人不敢大意,各自提高了戒備。

嬴任好歎息一聲,問道:“唉,你們為何就不退兵呢?拜拜送了兩萬兵士的性命!”

“剛才好公子不殺在下,放我回去軍營,其實是對崖下的楚軍網開一麵,要我去向楚軍示警,隻可惜主帥一意孤行,不聽我的勸告,唉,這兩萬多的楚軍,其實是在自己的主帥手上!”易中天很是難過地解釋道。

對方所說的卻是就是自己的心意,嬴任好不由得很是星尚:“先生果然是一個明理的人,兩陣交兵,確實是逼於無奈!”

金行者看到嬴任好器宇軒昂,頓時也把自己心中所想的說道:“我一生見了很多無數梟雄霸主,好公子你算得上是一個真英雄,我雖然是敗在你手上,但是也很佩服,真羨慕大秦有你這種人物!”

“你過譽了!”嬴任好連昂謙虛道。

“我不是誇獎你,如果是由你剛剛登位的兄長來領軍,戰果肯定大大的不同!”金行者說道。

嬴任好聽得很是不解:“剛登位的兄長,怎麽我大哥會登位的呢?”

“秦德公半個月前急病去世,所以由你的大哥登位,難道這件事你不知道嗎?”易中天解釋道,他還以為嬴任好對這麽大的家世是知道的。

“君父過世了!?”乍聞父親去世,嬴任好恍如青天霹靂,心頭如榮撕裂了,淚如水柱一半悲痛莫名!

嬴任好自從被毒將偷襲,失去了記憶,就一直流落江湖,飽嚐了四肢傷殘的痛苦,傷好了後為了救鳳香更是獨自一人闖入了龍魄秘境,對於秦國的大事,竟然沒有機會聽聞過。

“君父,孩兒不孝,沒有好好地伺候你!嗚嗚嗚!嗚嗚嗚!”秦德公對嬴任好是最為寵愛的,父子情深,乍聞了噩耗,嬴任好實在是說不出的同心,抱頭痛哭。

“任郎,你不要太傷心了。”鳳香也不知道說什麽是好,連忙安慰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xiandaobazhu/9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