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戰國玉佩(1/3)

平板車的左側,放置著幾件大器,一隻葫蘆瓶,看其式樣頗有乾隆朝的風格,旁邊是一隻瓶口有衝的纏枝抱月瓶,同樣有著清三代的味道,還有兩隻青料,一隻粉彩碗。

這些物件是單個擺放的,盧燦強迫自己不去看它們——如果看了之後是真貨可又買不起,那心中空落落的滋味難受至極。

他將目光投放在右側,那裏有不少玉器把件,應該是收來的老東西。這才是他的目標,能補充納徳軒貨櫃並快速出貨的好東西。

盧燦用手輕輕扒拉一下,這堆東西中,銀手鐲、老珠串、玉葫蘆、瑪瑙煙鬥、玉牌、象牙筷子等諸多物品各色各樣,很隨意的放在一床被單上。

樂古道所有的商販,基本都是這種擺法。看似隨意的堆法,其實很有講究——強化購買者撿漏的樂趣,這算是小販們共同的認知。

“四哥,你這東西從哪兒收來的?質量不錯嘛。”

盧燦這句話可不是奉承,以前不懂這些玩意,還不在意,現在嘛,嗬嗬。剛撥弄兩下,他就在裏麵發現了一副高冰種十八子串,一塊和田白玉雕刻的觀音玉牌,隻是這兩件都因為保管不當,色澤有些懨懨的,沒什麽彩頭。如果精心處理一下,價值要比他今天售賣的那手鐲高得多。

他將這兩件單獨拎出來,放在一旁。

“還能是哪兒?調景嶺唄。”溫阿四坐在平板車的車轅上,點著煙卷。

“調景嶺還有這些東西?”這句問話被盧燦悶在心中。

想想也是,調景嶺雖然窮,但隻要想到那片居民以前是幹什麽的就能猜到一二。

“怎麽不送到典當行?有些還是值點錢的。”盧燦拿起那串高冰十八子串向他示意。

溫阿四看了眼說道,“不值當!老玉沒有新玉值錢,典當也典當不了幾個碎銀子。”

呃,還真是忘了,此時的香江,同種同色的玉器,老玉還真不如新玉值錢。典當行給老玉開出的估價最多為市場價值的百分之四十,而新玉能達到一半估值。

這就是所謂的玉器折舊。

盧燦聳了聳肩,低下頭繼續挑揀。

溫阿四並不相信盧燦真的會古玩,一個月前還是街頭混混,現如今一本正經的在翻看老物件,說出去沒人信啊。不過,現在看他挑挑撿撿的樣子,並不像說假話。

忽然間他有些擔心起來。

他家可是有個老學究,盧老爺子在這一行中還是有些名氣,尤其是字畫玉器類,可別被這混小子買了假的回去,依照老爺子那護犢子的行為,還不得來找自己麻煩?

得,哥哥我送你一個漏,隻當是交好盧老爺子的投資吧。

他轉身從平板車的下麵掏出一個布包裹,放在盧燦的麵前,“嘿,阿燦,哥不騙你,這是個好東西,你買回去給老爺子,他一準高興。”

“哦?還有這好事?那我替老爺子謝謝你。”盧燦笑著答道。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