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攜美撿漏(1/3)

“怎麽?美女陪你逛街,你還不樂意了?”

苦著臉的盧燦,胳膊再次被掐了一下,是陪同他去撿漏的田樂群幹的。

田樂群算美女嗎?

當然算,而且總評分絕對超過八十五。

個頭高挑,發*育完全的她身高要比現在的盧燦還要高一點。皮膚白皙,五官結構規整,頭發烏黑,長長的挽著個馬尾,胸*脯也鼓鼓的頗有規模。衣著也頗為時尚,上身是寬大的蝙蝠衫,下身是粉色百褶裙,露出兩條細細的小腿,腳上蹬著一雙黑色半高跟掛扣涼鞋。

回頭率很高哇!

可是,總是在耳邊魔音灌腦般的要人喊她姨,這就有些受不了。

哪有侄子陪姨逛街的?還這麽親膩?

可惜,還推辭不了。自己亂花錢買無用書籍的把柄,被她握在手中。今天下午已經威脅兩次,如果盧燦不聽話,她就把這件事告訴田嬸。

盡管盧燦已經撒謊買這些書隻花了五十,盡管他在誇大小女孩的可憐程度,盡管他在竭力描述自己慈善行為的偉大,可如果田樂群告訴了田嬸,可以想象,他依舊要被罵。在田嬸眼中,這依舊是浪費,他的這種行為是可恥,是不成熟的。

不得已,盧燦隻能答應田樂群的要求——帶她一道去撿漏。

今天出門要比昨天稍早,樂古道的人流還沒上來,溫阿四的流動平板車還沒到,但依舊有些固定攤位的戶主,撐著太陽傘在堅持。

生活大不易,尤其是在這片城中村。

盧燦看了兩個攤位,有好東西,但價格絕對不是隻有三百塊的自己所能承受的。因為他所看好的東西都被攤主擺放在顯眼的位置,很明顯,他們都懂得這些東西的價值。

果然,他問了一件老紅珊瑚珠鏈的價格,攤主認出他,笑眯眯的報出五百元的價位。五百元很貴麽?真心不貴。如果他買回去重新清洗,轉手能賺上三四百沒問題。

可是,這不是沒資本麽?

再轉轉吧。

田樂群興致很高,很快甩開他的手臂,獨自趴在第三家攤位上。

盧燦抬頭看了看老板,買古玩之前,察言觀色是很重要的一門學問。

這個攤主是一個嘴角長著一顆黑痣的中年男子,幹瘦幹瘦,看起來很精明,盧燦以前沒見過,估計是新來的。

“兩位隨便看,我這攤位上的所有東西都是真品,絕對保真。”這位也不認識盧燦,開口就用生意人的那套招呼他。

這個攤位上擺放物品要比溫阿四那規矩多了——兩台筆掛架平行放置,所有的玉器都被掛在枝椏上。

看起來確實舒服多了,但也正是這一點顯示他是個新人——他沒能掌握如何激起購買者的淘寶樂趣,而堆放是最能讓人有“淘寶”的快感。

玉器這一側被田樂群霸占,盧燦隻能去打量另一側,這側平板車上放置的是大件,擺在他麵前的就是一方硯台。

這方硯台也太大了,長足有一尺二,寬有四寸,厚度足有一寸五,兩側帶有鑲黃的萬福花紋,中間是橢圓形的墨巢,墨巢不深,隻有不到一公分。

這個硯台足以裝下兩個常用硯台。

盧燦看看材質,這是典型的漢磚硯台,而且是漢代建築的牆角磚,也隻有牆角磚才能有雙麵刻紋。隻不過製作硯台的漢磚有些大,不知道是哪位文人雅士為了圖省事,直接將這塊大漢牆角磚做成了硯台。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