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孫家小妹(1/3)

田樂群被田嬸拉走,於是晚上清洗並複原紅翡珠鏈的事情變成盧燦自己的事情了。

好在這種事情並不難,上輩子他就經常幹。

天亮時分,這串紅翡豆種項鏈煥然一新,整串項鏈一共有一百零七顆細珠以及一顆碩珠構成,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雖然豆種不太值錢,但清洗過後的紅翡帶有強烈的猩紅色,屬於正紅色係,這種顏色能為這串項鏈帶來不菲的增值。

這樣一來,自己的貨櫃中又多了一件能入眼的玉器。

重新換上隔片和掛繩之後,盧燦將這串項鏈盤起來,放在櫃台中,標價兩千八百八十八元。這個價格真心不算高,昨天的十八子手串可是標價六千,要知道它隻是帶有微微的天藍色,如果沒有這份藍色,那手串估計隻能標價八百元。

色差一等,價差十倍,說的就是翡翠顏色的價值。

等盧燦一覺醒來時,自己身上搭著一床薄被單。店門已經被田嬸打開,昨天弄得有些淩亂的屋內也被收拾的幹幹淨淨,石桌上擺放的是早已冰涼的包子還有米粥。

看看牆上的掛鍾,我去,已經十點了。

洗簌完畢,大夏天的,涼粥冷包子胡亂對付幾口無所謂。盧燦有些頭疼,今天該幹什麽?田嬸怕自己亂花錢,昨天還答應她不去閑逛瞎買,可待在店中實在無聊,可以想象今天應該還是沒什麽顧客。

實在太無聊了,找點什麽事情幹幹呢?《華夏書畫淺說》這本書其實上輩子就看得滾瓜爛熟,這幾天隻是拿來重溫一遍。

書?盧燦突然想起來,昨天貌似買了十一本書,閑著也是閑著,翻翻看。

從牆拐角將柳藤書箱拖出來,搬到石桌上。

昨天沒怎麽關注它,現在仔細端詳後,才發現昨天的兩百塊還真花的不冤。這柳條書箱采用的是西北旱柳(榆林沙漠中生長的那種荊棘柳),這東西細密,柔韌性好,最重要的是它防腐防蟲。

曆經幾十年,這些柳條依舊呈現出金黃色,應該是製作初期過了一遍桐油,很耐看。

書箱高三十公分,長四十五公分,寬二十公分多一點,有天地蓋,中間豎格將書香內部分為兩部分。其中一部分要小得多,估計是盛放筆墨硯台等物品。

格擋另一側空間要大很多,應該是書室。其中還有一塊活動的柳條板,這是常見的壓板,壓在書籍上以防止旅行途中書籍在晃動過程中被刮壞。

整個書箱內部用黃蠟布(染蠟的棉布)蒙住,蠟布有些破舊,甚至破了兩個窟窿,但內部不見水漬痕跡,可見防水效果相當不錯。

書箱一側各有四個套口,穿上繩布,就可以背在肩上。

這就是標準的古代旅行箱,防蟲、防腐、放水、防震。盧燦用手按了按,依舊非常結實,古人的智慧,深似海啊。

將十一本“武林秘笈”取出來,盧燦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書箱,包括蠟布的夾層也摸了一遍,什麽都沒有。

看著桌上那些民國版的拳譜,突然好奇起來,究竟是什麽人,收集了這麽多的大路貨?要知道,在任何時代,公眾出版的“秘笈”那肯定不是秘技。本章尚未完結,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