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舊傷重提

昏過去前的畫麵如同電影一般快速的在腦海裏閃過,頓時想起了一切。中午在與婆婆準備午餐的時候,她接到了父親看護的電話,說是父親終於醒過來了,她激動不已,決定立刻趕回去,剛好歐喬顏要出門,而她那會兒也沒有把車開去歐家,於是孫倩就請歐喬顏送她回家一趟。卻沒想到車子開到途中刹車失靈,然後便撞到了路邊的圍欄,當時她還聽到歐喬顏喊了句:“小心。”

歐喬顏?對!當時她跟她在一個車裏的。

“歐……喬顏姐呢?她有沒有怎麽樣?”白水心緊張的問道,她記得在自己昏過去前,似乎是看到歐喬顏頭撞在車窗上。

該不會,該不會是發生了什麽吧!想到這裏,白水心的心不由的緊了起來。

聽到白水心提起歐喬顏,顧易陽的表情立馬就沉了下去。正要說什麽之時,忽然病房的門被推開了。白水心與顧易陽同時望過去,卻見是前一秒白水心提到的人。

看到目光雙雙往自己身上移動,歐喬顏尷尬的跟她打了個招呼。“嗨。”不似平常那般豔麗,而有些蒼白的臉上強擠出一抹笑容,額頭上還貼著紗布,看來就是白水心看到她撞上車窗時留下的傷口。

“你好多了嗎?”歐喬顏問道,表情有些莫名的弱弱的,看來很不好意思。

“嗯。你呢。”白水心反問。自那一晚與她通宵聊天之時,兩人之間的關係改善了很多。畢竟她心並不壞,而且那天也反複的跟自己道歉了,所以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

歐喬顏摸了摸額頭的傷。“沒什麽,隻是縫了幾針而已。”

歐喬顏的一句話方落下,一旁顧易陽的冷哼隨之而已。“如果不是車速夠慢,就不僅僅是昏迷五個小時了。”

一聽,歐喬顏臉上蒼白的笑容立馬就消退了,表情有些心虛。

見狀,白水心忍不住替她說話,“顧大哥,不要這麽說,況且喬顏姐她傷的比我重。”

“哼,那又如何?”顧易陽不以為意的冷哼一句,“她開的車,她就要對你負責,還好你沒什麽事。”雖是斥責歐喬顏的不是,但是顧易陽卻連一個回頭都沒有。

他的冷嘲熱諷,句句如針一般刺著歐喬顏的心。但許久養成的自尊心豈會讓她低頭,尤其當她解釋了無數遍他仍舊不願相信自己之時,也終於怒了。

“顧易陽,我都說不是我做的手腳了,為什麽你還是不願意信我!”

她理直氣壯的怨斥換來了顧易陽更難看的臉色。“相信你?那你也有值得相信的地方才是!車是你的,車子是你開的,你從之前開始就一直怨恨水心,三番五次的折磨她,到底哪一點能顧證明不是你蓄意而為的!”

顧易陽一番冷厲的話語叫歐喬顏的臉色更加蒼白,雖怒,卻無話可說。因為事實就如他說的那樣,她有最大的嫌疑。

**的白水心聽著兩人爭來吵去,隻覺得原本就頭痛的更是如灌了鉛一般的沉重。

“發生什麽事了?”白水心無神的雙眼望向對峙的兩人,還有什麽事情是她不知道的嗎?

顧易陽一個回頭看向白水心,咬牙切齒的從口中擠出一句話:“刹車被她做了手腳。”凶惡,竄著星星點點火焰的眼眸一邊又瞪向無話可說的歐喬顏。

見他好不收斂如同利劍一般射過來的目光,歐喬顏臉上的憤怒不經怯了怯,她一臉蒼白的緊咬著下唇,用無力的話語辯解。“我說了,不是我做的。”

“哼。”興許是歐喬顏一再的否認讓顧易陽煩了,他別過頭沒有再看她一眼。而這個舉動,瞬間就讓歐喬顏紅了眼眶,與蒼白的臉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話聽到這裏,白水心算是明白了。原來歐喬顏當時會撞上圍欄並不是因為昨兒個下過雪地滑的原因,而是刹車的原因。白水心微微一擰眉,斂下眼眸,並沒有想太久。

“顧大哥,不要責怪她了。”白水心以堅定的目光望著歐喬顏,向她露出一抹安慰的笑。“喬顏姐說的是實話,確實不是她做的。”

顧易陽一聽,不得了了。“水心,你因她而傷,現在怎麽還替她說話!你難道忘了她之前都是怎麽對你的嗎?”他說著,表情又沉了一度。隻要一想到她之前曾經對她做過的事情,他全身憤怒的細胞就為之發狂。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不能因為以前的事情就一味的認為都是她做的。你這是偏見。”

白水心認真的看著因為她的相信而露出感激神情的歐喬顏,接著說道。“如果真是她做的,這樣不是太明顯了嗎?讓人懷疑到她的身上去。況且,以她的性格,你還不清楚嗎?她是會把自己一起算計進去的人嗎?”

白水心說的煞有其事,叫人不得不信。而因為白水心清恬如水的話語,原本激憤的顧易陽也稍微平靜了些,暫且冷靜下來,再這麽一想,確實如此。倒並不是相信她不會做這種事,而是絕對的相信她不會把自己一起設計進去!

但……

顧易陽眉峰一緊,表情陰沉。

“如果不是她,那會是誰!”

瞬間,三個人陷入思考之中。偌大的病房裏,一時靜謐無聲。

忽然,白水心腦子裏一抹靈光閃過,想到了什麽,表情凝重的望向歐喬顏。而歐喬顏也察覺到了她的目光順著望向她,當看到白水心帶著鬱色的眼眸之後,眼底隻見一抹精光閃過,相覷一眼。雖然誰都沒有說話,但是心裏都差不多這是怎麽一回事了。

有了答案,便不再去糾結此事。

“對了顧大哥,我父親呢?”白水心才想起自己出車禍的原因,就是為了趕回家。

聽到白水心提醒白父,顧易陽抿了下唇,暫且將車禍的事情擱下。鬆了鬆臉上繃緊的肌肉,回答:“在你昏迷的時候紀斯讓看護把伯父帶來醫院裏,現在在病房裏休息,你要去看他嗎?”

“嗯。”白水心重重的點下頭。

當白水心趕到白父所在的病房的時候,先前為他治療的醫生正為他做著檢查。白水心焦急不已的守在門邊一會兒之後,醫生出來了。

“醫生,我父親怎麽樣了?”她連忙問道。

醫生露出一抹溫和的笑。“白先生恢複得很好,隻是剛剛醒來,身子難免遲鈍一些。等休息幾天,再做個檢查複健就可以出院了,你不用太擔心。”然後就離開了。

醫生前腳一離開,白水心後腳立馬就衝進病房。當她看到病**坐躺著的白定瑞之後,終究還是抑製不住自己澎湃的心,激動得淚水瞬間溢滿了眼眶。

“爸。”還是親眼看著醒來的父親,白水心懸在胸口久久的心髒這才落下。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聽到白水心的呼喚,原本正靜靜斂著眼眸的白定瑞迅速的掀起眼簾,當看到那一抹向他奔過來的纖瘦身影之後,激動得不能自已。他嗚嗚的想要說些什麽,卻一時半會兒的說不出來,直到白水心在他麵前坐下將他抱住之後,這才顫抖著雙唇,道出:“心兒。”雖然出口的語氣極其虛弱,但是卻是再叫人高興不過的兩個字。

父親親昵的叫喚讓白水心的眼淚當場就從眼眶中掉落了出來,滾燙的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不斷的從她眼中滾落,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沾濕了白定瑞身上的病服,她緊緊的抱著瘦得不成人形的父親,好半晌才又哽咽出一個字。“爸。”

父女重逢的場麵,甚是撩撥人心,空氣之中滿滿都是感動的因子。就連站在一旁的顧易陽眼底也有些濕濕的,歐紀斯則是別開了視線,等到他再度望向床頭的那兩抹身影之後,隻見眼睫上沾染著晶瑩的光澤。

白水心激動得抱著白定瑞好一會兒,直到父親顫抖不已的身子停下之後,這才不舍的放開他。而一放開,便是急忙的詢問。

“爸,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的?你剛剛醒來,還是躺著好些吧。你想吃些什麽嗎,我馬上幫你去準備,如果不能說的話。不對,你才剛好,應該多休息才對,不要說太多的話……”白水心有千言萬語想要對父親說,可是一出口才發現自己不知道該真正說些什麽,因為想說的太多了。

而白定瑞不驕也不躁,隻是用心疼的目光望著已經許久沒有見到的女兒,看著她瘦削得沒有一點肉的巴掌小臉,心底酸疼得,老淚縱橫。

半晌,白定瑞顫顫的伸出沒有什麽力氣,瘦的隻剩下皮包骨的手,輕輕的拭去白水心臉上的斑斑淚跡。“對不起,爸讓你擔心了,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方才他已經從歐紀斯的口中得知了自己車禍昏迷的所有事,也不敢置信,自己竟然一昏迷,就是一百多天。

“不。”白水心小小的頭顱搖得如同撥浪鼓一般,喜悅的淚水掉個不停。“不,沒什麽辛苦的,隻要你醒過來就好。”先前所有的痛苦,仿佛在這一秒全部消失了一般,白水心頓時覺得心裏不再那麽的沉重。

“傻孩子。”白定瑞感動不已。

因為白定瑞初醒不久的緣故,所以不宜說太多的話,於是就剩下白水心不斷的說話,他則是靜靜的聆聽。而時不時的歐紀斯與顧易陽就會插上一嘴,至於歐喬顏則是看沒自己什麽事就先默默的離開了。

兩人聊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之後,白定瑞這才注意到因為白水心撩發的舉動而露出青腫的額頭。

“心兒,你額頭的傷。”

語落,刷的一下,所有的目光都移動白水心額頭上的傷口。

“這個啊。”白水心笑了一下,當然不會傻到把自己剛出車禍的事情告訴父親,索性就三言兩語帶過了。“不小心撞到牆壁了,沒什麽大礙。”為了不讓父親心疼,白水心又撩下頭發遮蓋住。

“這孩子,怎麽那麽粗心。”白定瑞一邊嘀咕了一句,一邊視線撇了撇她纖瘦的身子,忽然覺得哪裏有些不對勁,從她一進門開始,他就覺得她好像哪裏變了。但因為一直聊著天所以沒有發現,現在再反複的看看,他終於發現了個問題。

於是,一抹的欣喜自眼底浮現,他激動的問道:“孩子,已經生了嗎?”算算日子,他昏迷前是六個月,再到醒來三個多月,九個多月,也差不多是生了。

白定瑞的一句話,頓時叫白水心等人全部愣住了,下一秒,除了顧易陽之外,白水心與歐紀斯同時斂下了眼眸。

而白定瑞還沒有察覺出空氣的變化,接著問道:“男孩還是女孩?長得像你還是紀斯?不過不管長得像誰,應該都很漂亮才是。畢竟你跟紀斯的基因……”白定瑞越講越是興奮不已。雖然自己昏迷了三個月,不過一醒來能夠看到自己外孫的話。

白水心看著兀自講得欣喜不已的父親,心口陣陣生疼。

“爸……”白水心咬著唇,臉色蒼白,她花了好大一番力氣,才擠出幾個字。“孩子……沒了。”縱然不忍心打斷他的思緒,但該麵對的事情還是得麵對。

白水心的一句話落,白定瑞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而住,空氣也跟著凝結了。

當他反應過來,看到白水心那一臉蒼白以及痛苦的神情之後,心髒猛地“砰”了一下。“沒了?怎麽會……”不敢置信。

“我……”看著父親那副大受打擊的樣子,白水心想要解釋,可是身體裏的力氣仿佛被抽空了一般,連呼吸都覺得困難,更別提該怎麽解釋了。

而這個時候,另外一個人站了出來。

“是我的錯。”嚴肅沉痛的話語來自歐紀斯,想起自己無緣見麵的小生命,歐紀斯的臉色亦是難看,遺憾,悲慟不已。

一聽到他的話,白定瑞瞪向歐紀斯。“是不是又是你對心兒做了什麽?”白父的一句話沒來得及說完,白水心焦急的解釋傳來。

“不,不是他的錯。”白水心終於找回了自己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麽,心底就是不願意讓父親責備歐紀斯。在她深吸了口氣之後,解釋道:“是我不夠當心,下樓的時候沒有看好台階,所以才會失去孩子的。”說起自己無緣見麵的女兒,白水心好不容易愈合的傷疤頓時又撕了開來,淚光在眼底撲閃。

女兒寫滿了痛苦的表情映入眼簾,白定瑞的淚水再度滾落,“心兒啊……”一想到車禍而昏迷了三個多月的自己,再加上失去孩子,他便是心疼不已。“爸,對不起你……”如果他沒有出車禍,或許他能夠照顧好她,也不會讓她失去孩子,白丁瑞把錯都歸結到了自己身上。

“不,不是你的錯,不是任何人的錯,都是我自己不好,沒有好好守護好孩子。”白水心說在這泣不成聲。

一時之間,原本喜悅的氣氛因為白水心失去孩子的舊事而變了味。(未完待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