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被拋棄一周年”

“我的路我自己走,我來職高有我自己的想法,賀知裏,你要是再問,我可能會揍你。”

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耐心的對待這個問題。

剛開始看到徐幼之的誌願,學校的主任不惜浪費她的自習時間,把她拎到了校長辦公室,苦口婆心勸了她很久。

但徐幼之性子淡,又倔,她雖然話不多,但她決定好的事情是沒有人能夠動搖的。

“嗤。”

電梯緩緩停下,少年直起身子,漠然掃她一眼,等著門開,而後步伐沉穩的踏出去。

操。

果真是關係好,徐幼之就跟他媽一個樣,真正關心自己的人從來不屑一顧,裝得比誰都端莊高冷,然後誰都不要他。

遲來的好,誰他媽稀罕。

少年狠狠的抹了抹唇角,好看的眉宇間戾氣極重。

徐幼之“嘖”一聲,微冷的指尖握住少年的腕,指間煙火星滅。

“再不丟就該燙著手了。”

賀知裏垂眸看了一眼,漠不關心的把手收回來,“疼的是老子,不是你。”

“嗆我?”

“誰稀罕。”

門應聲而開,下一秒,便從屋內竄出來一團黑影,徐幼之“嘶”一聲,整個人被撞的一個踉蹌。

“喵嗚!”

一隻銀漸層原本心灰意冷的窩在門邊的木質櫃台上,見門開,猛地從屋裏衝出來,直直的撲向熟悉的徐幼之。

兩隻小爪子抱著她的脖頸。

委委屈屈的喵嗚喵嗚。

嗚嗚嗚你大爺的你終於來了!

再不來本喵嗚就要餓死了!

賀·被忽視·知裏皺眉把貓咪拎到自己懷裏:“見到她就往上撲?”

小貓撲騰了一下,抬爪,萬分嫌棄的推開他的臉。

敲,要不是她定期來送吃的,本喵嗚早就被你丫傻戳戳的餓!死!了!

賀知裏按著懷裏的貓,仰仰下巴,“進去吧,把燈開開。”

徐幼之盯著門口互掐的兩隻貓,忍無可忍,伸手,把銀漸層重新拎回來:“毛病。”

小貓伸爪附和:“喵嗚!”

其實徐幼之也不是很想大晚上的過來,但耐不住賀知裏他媽媽的再三請求,搭車過來,給她拍幾張他的生活照過去。

“菜在冰箱,自己熱。”

賀知裏看著某人懷裏圓滾滾的貓,皺了皺眉,胡**了揉自己墨黑的發。

從冰箱裏拿了兩聽冰啤酒,修長身影窩在沙發上,眉眼清戾。

徐幼之帶了貓糧和雞胸肉過來,簡單在廚房待了幾分鍾,便給小貓準備好了一個月隻有這麽一次的大餐。

洗了個手出來,稍一側眸,就看見少年手邊的日曆。

電視上不知道在放著些什麽,賀知裏皺著眉頭看,他喝酒不易上臉,隻是耳根會泛起滾燙的紅。

徐幼之走過去。

2017.11.13,也就是今天,被他拿黑筆圈起來了。

筆跡淩亂反複,落筆的力道倒是不小,竟險些把紙勾破。

圈圈下方,是一排小字。

“被拋棄一周年”

她捏著紙頁,心髒忽地就有些緩慢的漲疼起來。

“賀知裏?”

徐幼之伸手,勾勾他的指尖。

又揉揉他的發。

指間撩繞,輕柔的安撫意味。

“你聽我說,我沒有不要你,我們都沒有不要你。”(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