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就是他麽

賀知裏的酒品很好,醉了之後也隻是安安靜靜的躺那兒不動,纖長眼睫垂下,眼瞼處陰影清淡漂亮。

鼻梁挺直,唇瓣色澤淡緋。

膚色晳白通透,側臉線條流暢精致。

“清醒的時候不聽我講,醉了之後又聽不懂我在說什麽,行了吧小破孩,我走了啊,生活費給你放麵前了,自己掂量著花啊。”

徐幼之伸手,輕輕掐了掐少年白嫩的腮幫子,把信封擱置在他麵前,聲音溫柔的說了些什麽。

隨即一陣腳步聲輕響,緊接著,大門被闔上。

“……”

少年麵無表情的睜開眼。

視線平靜的從茶幾上的信封掃過。

伸手,起身,捏著信封一角,回了房。

拉開抽屜,把信封扔進去。

神色漠然清冷。

抽屜裏信封成堆。

其實他也不是很明白,分明轉賬的方式更為直接方便,為什麽那個女人每一次都要托徐幼之以現金的方式傳遞過來。

微冷修長的指尖從衣擺探入。

摸到腰間那短短小小的疤痕。

眸色晦暗深沉,蘊著墨黑的冷。

徐幼之。

我為了你,真他媽要瘋了。

翌日。

十點四十幾分,徐幼之咬著吸管,從樓梯上走下來。

“又又?”

徐幼之順手把空了的牛奶盒扔進垃圾桶,從兜裏翻出手機,隨口應了聲:“嗯啊——”

“要出去啊?”

“嗯……答應人給人補習了。”

“誰啊?知裏?”

“不是……”

徐幼之頓了頓,理了理衣領,推門出去的那一瞬,她停住了腳步。

側頭,眸光低斂清淡的補充一句。

“……我救不了他。”

徐盛章探出腦袋,衝她揮了揮手上的鍋鏟,虎裏虎氣道,“你等等,我們給你準備了早餐!”

徐幼之舔了舔唇。

在原地站了兩分鍾,拿了早餐就走。

邊吃邊等車。

單手握著手機,給人發消息。

我要翻身:定位。

晏斯:你真要來?

我要翻身:出了趟國,話變多了?

晏斯:【定位】

晏斯:搞快點,再不來你就趕不上趟了

我要翻身:把人摁著

晏斯:好

徐幼之沒再回複,另一邊,張揚肆意的青年咬著煙,抬手摸了摸自己額前的碎發,挑著眉眼,嗓音含糊的開口:“柚子要過來,慢慢拖著吧,先別急著動手。”

“她最近不是忙著學習嗎。”

晏斯哼笑一聲,懶洋洋的靠著欄杆抽煙:“好學生也是需要消遣一下的。”

徐幼之到達位置的時候才剛過十一點半,某廢棄學校的倉庫附近,稀稀拉拉的窩了幾坨人,她神情淡漠冷傲,隨意打量四周,踏步,邁進去。

麵上是掩不住的狠。

這片地方有些稍稍的偏,廢棄的破地兒,平常也沒什麽人來,就更別說這般美中藏著鋒芒的女生了,來這兒多半是為了辦事兒,眾人心照不宣,也就沒有攔她。

徐幼之順利的進去,上樓,走到那間朝陽卻依舊有些濕冷的房間去。

微挑精致眉梢。

“就是他麽?”

晏斯懶洋洋的勾唇笑:“怎麽,我們辦事兒你還不放心?你捫心自問一下,我們什麽時候給你抓錯過人?”(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