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討回來

徐幼之側眸,抬腿給了他一腳,嗤笑,“有證據麽。”

“當年捅賀知裏的刀上,檢測到了三個人的脫氧核糖核酸,其中兩個是賀知裏以及何婉的,第三個人的DNA始終沒有匹配成功,”晏斯頓了頓,邁步過去,蹲下來,修長指尖勾起那人下巴,“這家夥根本不是夏國的人,國內的基因庫當然搜索不到。”

“逮捕令下來了麽。”

晏斯“嘶”一聲,嗤笑,把手收回來,給她遞了根煙,“下來個屁,老子查到DNA比對結果之後立馬搜索信號,抓到人的第一時間就給你逮回來了。”

徐幼之也沒客氣,伸手,又隨意找了個人要了個打火機,纖長指尖用力,便竄出抹極小的火苗。

姿勢是淡靜的熟稔,清淡煙霧繚繞。

晏斯笑了:“嘖,我是真沒見過你這麽叛逆的人。”

徐幼之斜斜的睨他一眼,張唇,唇齒間煙霧彌漫,襯著嫣紅的唇瓣,便顯得格外勾人,衝他伸手:“廢話那麽多?”

晏斯了解她,從積了灰的桌上,把一封完整潔淨的文件袋遞到她手心,“女孩子家家的,少抽點。”

徐幼之隻當他在放屁,好看的眉梢一挑,咬著煙,眯了眯眼。

那名黑發男子名為傑弗裏,是個地地道道的利國人,非法長居夏國,也是入室搶劫的慣犯。幾年前,他好死不死的潛入了賀家,正好遇上半夜肚子餓了起來覓食的徐幼之。

傑弗裏當時蒙了麵,大概還戴了美瞳。她條件反射的去按報警鈴,結果指尖還沒來得及觸上按鍵,那人便拿著水果刀,像是要拚了命似的刺過來。

那一刀,是賀知裏幫她擋下來的。

那個時候腦子被嚇懵了,隻一心想著趕緊把賀知裏送到醫院去救命,直到後來慢慢冷靜,她才後知後覺的覺得,好像有那麽一點奇奇怪怪的地方。

但是至於哪裏怪,她也說不上來。

後來的一段時間她聯係了各種打醬油的小夥伴,想把這個人逮出來,但無果,這個人消失的徹底,就跟人間蒸發了似的。

“傑弗裏,幾年前你忽然捅出的那一刀,應該不單單隻是出於你的自衛心理吧?”

女生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雪紡裙,裙擺隻完完全全的蓋住大腿,露出的小腿纖長筆直,墨黑微卷的發絲垂在身後,分明是安靜乖巧的好學生模樣,但邪意是從她骨子裏透出來的。

——也不能這麽說。

最起碼現在,她的指尖依舊幹淨如細雪。

即使她幹過的事情,惡劣程度實在難以形容。

他總說徐幼之是一個理智到像是沒有感情的人,分析起事情來頭頭是道,講邏輯能夠把他們繞暈,即使麵對天大的惡人,她也能麵無表情,保持絕對的理智,比如現在——

幹淨到纖塵不染的女生靠近,而後緩緩蹲下身。

指尖捏住那人的下巴。

眉眼像是凝了清冷的雪。

“我是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但我也是個有仇必報的小人,”徐幼之漠然垂眼,盯著他,眉目依舊漂亮到驚人。

“所以,你讓賀小貓疼過的,我都要替他討回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