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子不教父之過

她的語氣甚至稱得上是波瀾不驚,麵容也依舊是那般平靜淡冷的幹淨模樣,但捏著那人下巴的指尖卻泛了死寂的白。

藍眸的男子吃痛,表情猙獰著扭曲,瞪大眼睛看她,隻略微喘著粗氣,卻半個字不提。

徐幼之也懶得跟他廢話。

“這樣吧,”她站起身,身後是燦白到晃眼的光。徐幼之垂著眼,擦了擦晳白的指尖,漆黑眸底情緒不明,聲線平淡的吩咐道,“在他身上留十幾個疤,然後連人帶DNA比對結果,一起扔局子門口去。”

這些年她忙於學習,也懶得摻合那些屁事了,以至於某些人愈發張狂,甚至忘了她底子本就是個不幹淨的角色了。

她性子漠,徐家和賀知裏是她最後的底線。

晏斯皺了皺眉,刀片在皙白的指間漂亮的打了個圈兒,“柚子,就這?”

“遵紀守法,這是常識,還需要我教你麽。”

“以前怎麽沒聽你提這茬。多造作。”

徐幼之隨手將指尖的煙火摁在斑駁的牆上,瞳色清淡瀲灩。

發絲微微晃。

她嗤笑一聲,側眸再次看了傑弗裏一眼,纖薄好看的唇瓣略微一揚,擺擺手,轉身往門口走,“算了,子不教父之過,你傻逼我的錯。”

晏斯嗤笑一聲,抬手把刀隨意遞給在周圍立著的其中某個人,跟著徐幼之的身形,踏上門檻時聲音清脆。

他膽子極大的扯了扯女生的發,“老子不要你這個爹。”

徐幼之從包裏拿出一遝卷子,也沒有任何不悅的情緒,順手遞給他。

晏斯大致翻了翻,卷子上都寫得滿滿當當,批注的很詳細。出了廢棄學校,叫了輛車,坐了半個小時才到市中心,他茫然眨眼,果斷伸手揪住她的袖子:“柚子,你不會想把我丟這兒吧。”

“?”

你怕不是個傻子。

徐幼之指了指他手上的卷子,“我家裏的卷子刷的差不多了,過來買點新的題,這些做完的卷子也沒人要,不如給你留著,沒事兒你就自己看看。”

“那個賀什麽什麽的,他不需要麽?”

“他連看都懶得看,給他都算是我亂丟垃圾。”

晏斯把卷子折好,正打算裝進包裏帶回家好好鑽研鑽研這堆可怕的卷子,結果剛往前走了兩步,便迎麵碰上一個修長的黃發少年。

他特意走到徐幼之正前方,一臉驚訝的樣子:“班長?”

被攔住的徐幼之漫不經意般的掃過他指尖握著的手機,心想方才還看見他舉著手機對著自己這個方向拍著什麽,現在裝什麽偶遇。

不過她也沒有當麵拆他台。

隻點點頭,禮節性的打了個招呼,“陳敘仰。”

陳敘仰“哈哈”兩聲,彎著眼睛笑了笑,視線繞過她,卻是直直的望著她身後的晏斯,“班長,剛才那個卷子不要的話可以給我啊,我愛學習,我作業都沒做呢。”

晏斯側了側頭,本身對學習也沒多大興趣,伸手把卷子拿出來,衝陳敘仰揚了揚,眉梢一挑,十足的壞心調侃意味:“要這個麽?叫聲好哥哥,我就把卷子轉贈給你啊?”

徐幼之識趣兒的往後退一步,擺出看戲的小表情:“……”(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