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老的要命

陳敘仰下意識瞥了眼自己心目中高冷負責的大班長。

卻發現她早已退了五步遠,在長椅上擺好了標注的吃瓜姿勢。

陳敘仰清澈幹淨的眸光驀地有些慌亂無措。

他像是隻受驚的兔子似的往後退兩步,一隻手按著自己耳朵裏塞著的藍牙耳機。

一邊悄悄的問:“裏哥,你這個忙我能不能不幫。”

想他雖然行事肆意妄為,勾搭的小妹妹無數,但被一個男人調侃著叫哥哥,還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第一次哎。

他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被刷新了一次。

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賀知裏舔了舔唇瓣,看著筆記本電腦上播放著的圖片。

圖片上的女生墨發雪裙,裙擺略微搖曳,身形單薄好看,微側著頭,眉目笑意清輝漂亮。

這般好看的笑容,他已經很久沒見了。

少年指節分明的指尖攥緊,眸色黑如點漆。

聲線沉了沉。

“你直接找徐幼之要。”

陳敘仰“哎呦”一聲,皺著小眉頭,“你可拉倒吧,你媳婦擱那兒看戲呢,真不是我對你有意見,為了一遝破卷子丟掉尊嚴,這事兒老子幹不來。”

他向來口無遮攔,說話直來直往,再說現在和自己對話的人是賀知裏,那就更沒必要小心翼翼的說話了。

“她不喜歡跟我的名字綁一塊兒,再亂說老子把你腿打斷。”賀知裏皺了皺眉,指尖略微滑動,視線依舊緊盯著屏幕,“要麽你現在把徐幼之拖著等我過去,要麽你現在就去把卷子拿回來。”

將整個照片放大。

少年癟了癟嘴,壞心的戳了戳屏幕上晏斯眼角的褶皺。

那個男人分明老的要命。

他有什麽好。

他要卷子能有用麽。

天光透過輕盈的紗幔,顯出淡薄破曉的色調。

賀知裏抬手,無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脖頸。而後抓過**扔著的黑色加絨外套,掛著耳機就走出去。

掌心手機振動。

是陳敘仰發來的最新位置分享。

耳機裏少年似是幸災樂禍的笑了聲,隨後是什麽東西落座的聲音,開口時嗓音悠哉悠哉:“他們走了啊,現在進了麥當勞,哎呦還有說有笑……裏哥你可別吃醋啊,他們估計還得在這兒待很久呢,你不要著急,慢慢來,跑不掉的……”

“毛病。”

但陳敘仰很快就緊張起來。

徐幼之和晏斯進去了大概有二十分鍾,她就拎著麥當勞的打包袋推門走出來。

他瞬間繃直唇角,壓著嗓子問:“裏哥,班長好像打包要走了,你在哪兒呢。”

那邊的少年低低的喘息一聲,“我快到了。”

“那你……”

下一秒,麥當勞的打包袋被人擱置在陳敘仰麵前的桌子上。

抬眼,便對上徐幼之似笑非笑的眸子。

陳敘仰渾身一個激靈,下意識就掐掉了耳機內與賀知裏的通話。

“班長好!”

“辛苦你了,吹著風還盯我那麽久。”

“誰盯你,我沒有我不是別亂說,”陳敘仰站起來,呲牙,努力的凶了凶,“我在等剛才跟你一起的那個男人,他調戲我這個純情的好少年,我要喂他吃拳頭,讓他嚐嚐來自社會的險惡!”(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