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你在嗎?我醜的睡不著!

不過,既然賀知裏不聽勸,那她也懶得多說,隨意將女孩兒手上的黑色鴨舌帽接過來扣上,也完全沒有跟上賀知裏的意思。

轉身,抬步,和他往相反方向走。

纖細指尖敲了敲手上的大喇叭,徐幼之身形單薄,脖頸修長,氣質倒是極好。

雖然有好多人都對職高生有偏見,認為他們不尊師重教,認為他們都是來這裏混日子的,認為他們每一個人都抽煙喝酒打豆豆,是不良的社會學生,但其實,徐幼之這類熱愛學習知禮的人還是存在的。

林一羨因為離家遠,所以也沒等她,給她發了條微信就走了。徐幼之獨自一個人淒淒慘慘戚戚的坐上公交車時,天色已經逐漸暗下來。

月亮隱約能看到,但這一刻,清輝卻不敵霓虹璀璨。

徐幼之獨自在車的最後一排,靠窗,黑色的帽簷壓下,遮住那雙幹淨微冷的眼睛。

前座有兩個穿著藍白校服的學生,書包很大,看起來很重,徐幼之抬了抬眼,舌尖舐過後槽牙,猜想她們大概是隔壁師範大學附屬中學的學生。

“快快快快快看!我們關注的那個博主開始直播了!”

“哈哈哈哈哈我的媽他怎麽這麽憨!”

“他這個刀看起來很好用,甜點看起來也很好吃,所以這個店主多少錢?”

“這才是**該有的亞子……”

“不過每次直播打賞榜的那個榜一怎麽還沒來?難不成看上別的小主播了?”

“你說那個榜一是什麽身份,每次刷禮物都是噌噌噌的恨不得要霸屏,跟虛擬貨幣不是錢一樣,一刷是就好幾套房……”

“咳。”

徐幼之聽了一會兒,指尖壓了壓帽簷,遮住那雙清冷平靜的眼睛,單手操作著手機,嗓音平淡的響起。

“說不定,人家真的覺得這些錢不多。”

前麵兩個小姑娘嚇了一跳,下意識回頭看著她,一臉古怪:“你是誰啊……”

“喔,別誤會,我不是壞人,我也是‘言續’小……小哥哥的粉絲。”

徐幼之勾了勾唇角,微微仰了仰下巴,鬢邊垂下的深棕色發絲微卷,雖然職高沒有那麽強製的禁止學生化妝,但她也沒有化妝的習慣,隻簡單在唇色抹了層色澤清淡的唇釉,壓住稍顯蒼白的唇色。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素顏似的。

兩個小姐妹剛看清她的臉,瞬間覺得自己受到了美顏暴擊,這他媽到底是吃什麽長大的,素顏都能美的發光。

她們好酸。

世界上的美女行列多她們兩個能咋呢。

女媧,你在嗎?我醜的睡不著!

徐幼之平靜的對上她們的視線,內心波瀾不驚,甚至微微挑了挑眉梢。

她剛才差點就把“小狗崽子”四個字說出口了。

雖然“言續”從來不露臉,隻專專心心的做美食,偶爾也會安靜下來唱唱歌,但粉絲數量卻是極為可觀的。

她剛才要是脫口而出了,那她還有命活嗎?

沒有。

徐幼之麵無表情,依舊保持著有些中二的姿勢,兩個小姐妹對視一眼,而後相視一笑,友好的朝美膩的小姐姐伸出手。

“隻要你喜歡言續,我們就是異父異母的好姐妹!”

害,這年頭誰不愛漂亮姐姐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