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就是懶

到達北城之後,入住前也需要很多東西,徐幼之和賀知裏簡單的收拾了下房子,就得出門買生活用品。

為了方便,那些毛巾,牙膏,牙刷,肥皂之類的他們都沒拿,就連衣服都隻帶了幾件過來。

等把一切安置好了,時針已經指向了淩晨。

徐·嬌氣·幼之已經成功累趴了。

她還沒洗澡,就先一步癱在剛換好床單的**。

賀知裏把今天剛買來的新鮮菜都放進冰箱,視線一瞥,望見在**癱著一動不動的徐幼之,像是見到了真·鹹魚。

“又又,”他伏在床邊,指尖輕輕觸了觸對方沾了軟光的眼睫,漆黑柔軟的瞳底完完全全的倒映著她的身影,“洗完澡再睡?”

徐幼之被他戳醒,眼睛微微睜開一條縫,動都懶得動一下,指尖輕輕抬了抬,翻了個身,就往賀知裏懷裏鑽。

少女的身子柔軟馨香,氣息綿軟,她懶洋洋的抱上來,纖細的小臂環住少年的頸。

微微仰了仰下巴,黏人軟乎的索吻。

賀知裏呆了一下。

隨後輕低下眸,瞳底細碎淺光**漾,纖軟唇瓣覆下,淺淡低沉的氣息輕纏。

她完全懶得動,也沒了平常“老子一定要在上”的氣勢,黏糊糊的咬咬對方的唇瓣,力道不大,酥酥麻麻的。

少年半垂著眼睛。

呼吸不穩,氣息低沉的喘。

徐幼之唧唧歪歪了一會兒,才懶散的睜開眼睛,小臂輕輕蹭了蹭對方的脖頸,打了個哈欠。

“賀小貓,”她眨了眨眼睛,側臉貼上去,溫軟著聲線道,“你幫我洗個澡吧。”

賀知裏:“?”

少年伏在床邊,待的久了,略微有些累,他緩了兩秒,才咬著唇瓣,神色有點糾結。

“姐姐,”他心底塌陷了一大片,唇角碰了碰她的耳垂,“你在……撒嬌啊?”

徐幼之哼哼唧唧:“我好累的。”

“……可你也沒幹什麽啊。”

行李是他扛的,衛生是他打掃的,床也是他鋪的。

這家夥隻是清了她自己的行李,再陪他出去買了個菜,回來就癱了。

嬌嬌氣氣的。

徐幼之不依,耍賴,音調拖長:“可是現在都淩晨了,我~困~了!”

“白天不是還氣勢洶洶的讓我躺好,乖乖被咬?”他抬手,輕輕把徐幼之的胳膊摘下來,“我去給你找衣服,你乖乖的啊,等我一會兒。”

於是她果真不動了。

半秒後。

“噢~”

賀知裏給她在浴室放好水,找好衣服回來,她差點迷迷糊糊再次睡過去。

少年在她眼前抿了個響指。

徐幼之自覺抬手,一臉死魚樣:“來吧,我準備好了。”

“你就是懶。”

“就懶,”小姑娘理直氣壯的被少年整個打橫抱起,纖細的手臂環住少年的頸,細軟的發絲蹭蹭對方細長微冷的鎖骨,小小的一隻,難得乖順的在他懷裏窩住,“懶你也得慣著。”

“……”

修長少年用腳尖抵開浴室的門,手墊在白瓷的洗手台上,才讓姑娘坐上去。

“又又,”他平視著徐幼之,“我再問你一次,你可不可以自己來?”

“不可以。”

徐幼之就跟無骨魚似的,腳尖勾住少年的腰,下巴擱在他的頸窩,“我不要自己來。”

賀知裏扶住她的腰,穩住她的身形,聲線平靜的告訴她,“我來會出事。”

鏡子裏的少年麵容淡然安靜,耳尖卻紅的發燙,女生隻露個背影,寬大的襯衫微微往下滑,露出大半線條漂亮的背。

“徐幼之,還有兩個月左右,我就19歲了,我成年了,我不是小孩子了,”他開口,“我這麽說,你明白麽。”

徐幼之卻像是忽然不耐煩了,她張嘴就在他的耳尖上咬了一口,“你快點吧賀小貓,我要睡覺!”

賀知裏:“……”

這傻逼聽不懂人話?

前段時間,“男友風襯衫”興起,徐幼之就買了兩件,一件襯衫,一件襯衫裙,這類衣服的特點就是寬鬆,紐扣的間隔較大,穿起來鬆鬆垮垮的,好看,也好……扒拉。

徐幼之今天穿的是那條襯衫裙,他不過就是去拿個沐浴露的功夫,衣服就被她自己拽開了。

賀知裏:“……”

這就你媽的離譜。

事情還不算完,他好不容易把人抱到浴缸裏去,結果這丫頭一眨眼就滑進去了,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水。

他怕這家夥一不小心淹死自己,用手托著她,動作僵硬又笨拙的抹泡泡。

“……徐幼之,”不知道是第幾次她往他臉上吐水,賀知裏眉心狠狠一跳,惡狠狠的凶她,“你再動我就淹死你。”

不想動彈歸不想動彈,她這他媽的是想當條死魚吧。

結果他的威脅不但沒起效果,自己還差點被她拽進去。

最後她身上幹淨了。

他衣服全濕透了。

賀知裏咬牙切齒的把已經濕透的襯衫拽下來扔洗衣機裏:“徐幼之,老子要是再慣你,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這丫頭也是夠能折騰的。

“慣不慣的再說吧,”徐幼之單手托腮,眨巴眨巴眼睛,盯著對方流暢漂亮的腹肌線條,“不過北城的水費好貴的,你要不也快點洗?”

賀知裏麵無表情的往她臉上灑水:“老子洗個棒槌。”

洗個,棒槌。

賀知裏被這個狗崽汁整的心神不定,少年修長身形覆上去的時候,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麽,動作猛地頓住了。

徐幼之知道他在想什麽。

小臂微抬,一手環著他的頸,一邊打開床頭櫃。

賀知裏:“……為什麽你會備這個。”

徐幼之勉勉強強的抬眼,哼唧一聲,語氣有點不屑:“因為你不懂,臭弟弟。”

“?”

少年低身,張唇,溫熱落在女孩的脖頸間。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準備好了?”

徐幼之緩緩地敲上一個問號,覺得媽的啊真是累了,整個情緒都有點暴躁:“你行不行?”

下一秒。

賀知裏露出一個意味不明的笑。

“等會就讓你知道,哥哥行不行。”

“……!”

物體撐進來的瞬間,徐幼之漂亮的瞳孔猛地睜大。

扣著賀知裏指尖的那隻手猛地用力。

她咬著牙,張口就罵:“賀知裏,老子操你媽!”(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