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最後一戰新

看了看手中的茶杯,麵露一絲驚訝之色,而緊接著那片波動的空間之中,緩緩的踏出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是莫凡,而此刻他的手中也握著一個盛著茶水的杯子。

莫凡突然出現讓這片天地間所有人都為之驚訝。

隻有地藏王他們三人麵露欣喜之色,因為從一開始,他們就知道,能夠真正對付將臣的,隻有莫凡。

這也是為什麽將臣會選擇莫凡做他唯一繼承人的原因,因為將臣善的一麵的人性,他或許也不想要滅世,所以說他培養出了莫凡。

莫凡站立在虛空之中,就在將臣的對麵。

不過他始終都沒有看過將臣一眼,眼睛始終看著自己手裏的茶杯和茶杯裏的水。

過了一會兒之後,他輕輕地將這杯茶放到嘴前麵的喝了一口,然後對將臣說:

“一壺好茶,我這是喝的第三杯了。感覺已經乏然無味,不過或許你喝起來,會是不錯的味道。”

將臣微微一笑,將茶杯放至嘴前輕輕地喝了一口,嘖了嘖嘴後說:“的確是不錯的茶,可是在這種情況下,你請我喝茶,會不會有點符合意境啊。”

莫凡搖搖頭說:“沒有啊,這個場景有什麽不妥的嗎?在我看來,和我喝茶的小茶館並沒有什麽區別嗎。”

他的話語平淡而隨意,仿佛這裏不是一個戰場,而是一個茶館。

他麵對的將臣仿佛不散的仇人,而是一個品茶的朋友一般。

將臣笑了笑,將手中的茶杯丟了。

然後負手看著莫凡說:“你的確有所變化,出乎我的意料。不過你應該知道,今日可不是喝茶的好時候。”

聞言莫凡搖了搖頭說:“我一直覺得你在我眼裏是神秘莫測的,可是不知道為什麽,我今天才發現原來也沒什麽很神秘的。

而且好像,也並非我想象中的那般強大,因為你連至少應該具備的耐心,都不曾擁有。一杯好茶需要去品味,你一口飲盡又能知道其中的滋味嗎?”

“耐心?”薑塵笑了笑說:“在我看來那是你應該缺乏的東西,而且在我看來,你雖然強大了不少,但是和我戰鬥,你還缺了一些,讓我來為你加一把火吧。”

說著他的手在空中猛地一揮,一道空間裂縫陡然浮現。

接著他伸手一抓一道倩影,從虛空裂縫中浮現被他抓到了身前。

緊接著他再次一抓,又是一道紅色的倩影,被抓了出來。

這兩道身影卻正是洛妍和小狐妖。

她們兩個一個回了妖界,一個在神仙境。可如今依舊被將臣輕輕鬆鬆的抓到了身前。

兩女都有些驚慌失措,尤其是看到將臣的時候。

不過當她們看到對麵站立著的莫凡,不知為何卻又放心了許多。

然而莫凡對這一切卻無動於衷,仿佛他沒有看到這兩個自己最在意的女人一般。

而將臣卻看著莫凡說:“還是那句話,恨,能夠激發你最強大的力量。你現在還不足以是我的對手。

所以我要把你這兩個最重要的女人殺掉,或許你的憤怒,才能夠真正的和我好好的戰一場。“”

說著他的雙手,便猛地掐住了洛妍和小狐妖的脖子。

兩女都露出痛苦之色,而將臣的手,卻用力的捏著她們的脖子,任由她們掙紮。

洛妍和小狐妖一臉痛苦的看著對麵的莫凡,而莫凡依舊非常淡然。

就在兩女要斷氣的前一刻,忽然莫凡淡淡的開口說:

“洛妍,小狐妖,你們兩個放心吧。這隻是一場夢,夢醒了一切,都會好過來的。”

聽到莫凡的話,小狐妖和洛妍都不慌了。

他們的臉上露出了平靜之色,因為他們相信莫凡。

莫凡說這是一場夢,那就是一場夢。

莫凡說醒來一切都會好,那麽醒來了,一切一定就會好起來。

於是洛妍和小狐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她們體內的一點生機,都隨之消散了。

將臣有些詫異的看了看莫凡說道:“你不愛她們嗎?”

莫凡深呼一口氣說:“愛,為什麽不愛?”

“那你為什麽不救她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我把她們殺死嗎?”

莫凡笑了:“因為,我要告訴你,恨不是僵屍最強大的力量,愛才是僵屍最強大的力量。

我愛她們,我不會因為她們的死而仇恨你,因為她們不會死。反而,我會因為想讓她們活過來,而更加拚命的……殺了你。”

莫凡說出最後三個字的時候,仿佛一下子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與之前那個淡然喝茶的莫凡,截然相反。

他的身上,紅色的屍氣猶如烈焰一般升騰而起。

他的眼睛,發出紅色的光芒。射出了十多米遠。

他的頭發,無風自動。

他的身上,恐怖氣勢將下方的花草樹木全部震成粉末。

他的聲音,無比森然的緩緩響起。

“將臣,你在殺我的親人朋友時,就應該明白,你終究會有這一天,被我莫凡殺死的這一天。”

話音落下之後,莫凡的身子卻陡然消失。

整片天地之間,猛然恢複平靜。

可怕的氣勢消失了。可怕的紅色屍氣和那可怕的眼睛射出的光芒全部都消失了。

隻有那些被他氣勢所毀滅的花草樹木,證明著剛剛的莫凡的確出現過。

將臣也呆住了。

他的一雙紅色的眼睛,看著周圍的空間,仿佛這一刻,他居然都看不到莫凡在什麽地方。

莫名的一股悲傷的感覺彌漫了整片天地,每個人的心頭,都好像出現了一種失去愛人,失去朋友的感覺。

那是莫凡的情緒。

他的情緒影響了這片小天地,影響了這裏所有人!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莫凡的恨,漸漸的,又感受到了一種無法言語的愛和友情。

正如莫凡所說,他已經沒有恨。

而有的,僅僅是對愛人的愛,和對朋友的友情。

為了這些,他不論如何,也要殺了將臣。

因為隻有殺了將臣,這一切才會回來。

“我心中無恨,沒了對敵人的憤怒。”

“我心中有愛,有了對力量的渴望。”

“今日,我莫凡,斬將臣,不為蒼生,隻為我在意的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