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號別墅在亞軒碧樹裏不太大,算上地下車庫也隻有三層,但和方羽白家相比卻大的多。來到這裏有了練功房,有了遊泳池,有了大臥室,三個人住著顯得有些空曠。

方羽白在樓上樓下轉了一圈,新鮮感就淡了,心道怪不得楚緋紅不願意回來住,這裏缺少了人味,靜的毫無生氣。他忍不住問:“住這麽大別墅,怎麽不找兩個傭人。”

楚緋紅扭捏道:“我以前有潔癖,無法忍受和其他人一起住。”

方羽白被逗得哈哈大笑,“做護士的有潔癖,你可真是奇葩!”

這話說出口,當然免不了被楚緋紅追著打,別看楚緋紅摸到了二階的門檻,可她的戰鬥意識不強,力量又敵不過方羽白,隻能憑借著靈活身手與方羽白相鬥。

方羽白不用盜術聽勁,不憑身體異力,見招拆招,到是個練拳的好架子。

冷凝雪見楚緋紅不是對手,也抽身參與進來,她的招式純熟,拳勁雄渾,方羽白被打的鬼哭狼嚎,她卻毫不手軟。

冷凝雪明白,在當今修行界,三階之前並無高深的修行秘術,各派入門之法不盡相同,練兵器、練拳法、練書法、甚至連唱歌的都有,但無論哪種修行,並沒有高下之分,本質上都是類似的,練體、煉精、化氣這三個階段能取得的成果,隻能看個人悟性和努力。

悟性固然重要,但努力卻起著決定作用。老祖宗說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冷凝雪相信方羽白是塊極品的渾金璞玉,好料子就得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自己開不了竅,就用千百倍的磨練,把他給“磨”開竅了。

實際上,方羽白隻是叫的慘烈,經過近五十天的地獄式訓練,他的纏絲手用的及其純熟,偶爾還夾雜著新學的太極拳,兩個武功路子差不多,走的都是剛柔並濟之路,到也相得益彰,互有借鑒提升。再加上他的盜術聽勁兒輔助,即便冷凝雪加入進來,若不用上內勁,也能勉強應付得來。

可應付得來不代表能夠獲勝,一個小時過去,方羽白體能消耗嚴重,感覺渾身力量都被抽空,隻能拱手認輸。

他本以為自己新得了長生真氣,持續戰鬥能力會有顯著的提升,實際打鬥中才發現,長生真氣在恢複筋骨疲勞上的作用,遠沒有促進血肉生長來的高效。

三人盤坐在練功毯上,冷凝雪開始講解招式的不足,勁力運使的技巧,說到關鍵處,還會起身示範,再讓二人演練。

到了晚上,方羽白首次沒有進行長生真氣的控製訓練,他躺在**,不斷在思索,何為感知血氣運行,作用又是什麽。

昨天在小東北,冷凝雪曾說,武者感知血氣運行,其實質是肉身的自發反映,禁錮能量外泄,當時他還不太明白,今天與二女搭手對戰,用盜術天賦“看”楚緋紅的血氣運行,他才恍然大悟。

人在活動之時,每一個動作都要消耗能量,尤其是在打鬥等劇烈運動時,體血精力都會化做熱量和汗水一起通過毛孔釋放出去,這樣就會造成能量的大幅消耗。

而感應到血氣運行的一階武者,卻能在不經意間閉合毛孔,阻止能量的外泄,用更少的能量持續戰鬥。這也是為何他體力遠超楚緋紅,劇烈打鬥持續時間卻低於楚緋紅的原因所在。

方羽白想明白這個道理,卻根本不知怎樣去閉合毛孔,隻能無奈的輕歎,躺在**思緒紛飛,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亞軒碧樹什麽都好,可就是離市區近十幾公裏,隻有一路象征性的公交車,據說一小時發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