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滿20萬字了吧?慶祝一下先,嗬嗬。

時間緊迫,嚴楓裝作四下隨意走動的樣子,一邊監視著外麵的狀況,一邊往身後那株盆景靠過去。這株盆景是他早就相中的目標,繁茂的鬆針剛好可以隱藏住不算小的手機機身。

嚴楓小心地用手調整了一下鬆針的位置,讓後把手機小心地插進了鬆針群……

一個小心整理出來的空隙剛好可以露出攝像頭,其他的機身隱沒在了鬆針裏,加上這個辦公室的燈光正好在這個牆壁的折角處構成了一個陰暗麵,所以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這裏藏了個手機的話,根本就看不出異樣。

“小菲,怎麽樣?能夠拍清楚我座位前麵的情景嗎?”嚴楓退後了幾步,問道。

“沒問題,很清楚!”小菲的聲音傳了出來。

“那就好,接下來就拜托你了,注意不要弄出其他聲音來。”嚴楓要做到萬無一失。

“放心吧,這個手機交給我操作。”小菲說完了這句,再沒有聲響了。

嚴楓坐回了自己的座位,還不住地回頭去觀察一番,看看是不是會露餡,還行,連自己都基本上看不出來。

就在這時,傳來了鑰匙開門的聲音,嚴楓向門口看去,卻隻看到楊廣一個人回來了。

“喲,你倒真是一點都不擔心嘛,還在安心地坐著。”楊廣開了門走進來,看著嚴楓笑道。

嚴楓還了一個笑容,說道:“那你認為我要擔心什麽?或者你覺得我應該在這裏以淚洗麵,哭天搶地,然後抱怨老天不公才對吧?”

楊廣訝然,嚴楓居然把他內心的期待說了出來,的確是這樣,他一直認為嚴楓有點不正常,這種不正常讓他一直感覺很別扭。說白了,他現在就是不舒服,憋得慌。

“你……真的不正常。”楊廣冷笑道。

“或許在你看來是不正常,但是我卻沒覺得這樣有什麽不對,一個沒有犯任何錯誤的人為什麽要驚慌?”嚴楓反問道。

“這個……嚴楓!從

一開始你就在強詞奪理,到了現在你還想影響我?別枉費心機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強調自己的立場,楊廣突然聲色俱厲地呼喝起來。

“嚴楓,其實……我奉勸你早點承認,這樣還能少吃點苦頭,真的。”楊廣搬了椅子坐到了嚴楓對麵。

“張主任和李老師去匯報一下情況就過來,現在就我們兩個人,雖然比你大兩歲,但是基本上我們還算是同齡人對吧?我們就敞開來說吧。”楊廣的臉變得可真快,嚴楓一時間都不知道楊廣到底在想什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