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空間之複仇女神強勢回歸(8)

“雞蛋門”事件後,郭菲菲儼然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民憤高漲之下,郭菲菲之前參演幾部電影,即便裏麵她隻是跑龍套,先後刷新了票房最低,讓她一時成為了票房毒藥,那些預備播出的廣告電視劇都沒敢拿出來。

加上趙蒹葭的打壓,郭菲菲在這個夏季末在臭名遠揚之後,徹底被樂百雪藏。

郭菲菲日子不好過,之前壓力很大,現在失去了藝人這層身份,隻有整日流連於各大*買醉。

閃爍的燈光,瘋狂的搖滾音樂振聾發聵,舞池裏衣著時尚暴露的男男女女貼身而舞。

妝容誇張的郭菲菲一身性感黑色露背短裙,在音樂換掉的時候,出了舞池,坐到吧台前,叫了一杯威士忌就開始猛灌。

“嗨,美女,一個人喝酒?”一個打了不少耳釘的男人吹了一聲口哨,坐到郭菲菲身邊,見女人一杯酒一口喝完,讓酒保又上了好幾杯遞到郭菲菲麵前。

郭菲菲掃了一眼男人,嘴角輕笑,直接端過酒喝了起來,一口氣幹完之後,她幹淨利落的拿包走人。

一連好幾天,二人都碰上了。兩人似乎也形成了默契,跳完舞,請喝酒,然後離開。

不過今晚郭菲菲沒有喝完酒沒有單獨走,而是挽上男人一起走了……

與此同時,接到電話的趙蒹葭正端著高腳杯,慢慢品著1987年的紅酒。

百樂已經在她手上步入正軌,之前的事情已經慢慢平複下來。下班後趙蒹葭要趕去買菜,駱晨宇剛打電話已經在去接諾諾的路上,她得在兩個男人到家之前,把飯做好。

走到公司車庫,趙蒹葭剛掏出鑰匙,便被人用乙醚從身後迷暈。

她醒來的時候,嘴被膠布封住,手腳同椅子綁在一起,她沒有任何掙紮,隻是很平淡的看著坐在沙發上陰沉一張臉的男人。

“醒了?”陳錦州察覺到目光看向這邊,隨後起身走到她麵前,將她嘴上的膠布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扯下,因為疼,趙蒹葭皺了皺眉。

舔了舔唇,她嗤笑:“陳錦州你終於敢露麵了?”

陳錦州危險的眯了眯雙眼,過了半晌,語氣溫和得像他們新婚的時候:“蒹葭,你變漂亮了。”

趙蒹葭平靜的看著他,沒有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