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哎,番外

哎,番外。

——因為這個奇異遭遇,我終於相信了上天是公平的,關上門的同時會優惠你一扇窗。

我家住在一個很偏遠的小鎮,開了一家專賣油米醬醋茶的雜貨店。

我是我家老大,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都比我招人疼。

打小我脾氣也不好,可是那個時候還屬年輕氣壯的父母比我脾氣還火爆。我打我罵我跑我吐口水,我爸媽會輪番往死裏揍我。

所以我是被打大的,打著打著我就由霸王成了淑女。

特別是到了初中那會兒,我給人說話都是會臉紅的。每次放了學我再也不這山跑那山了,隻是規規矩矩的窩在家裏看我爸媽在家和人鬥地主打麻將。

我的初中生涯沒有任何起伏的伴著怡情而轟轟烈烈的小賭平平淡淡的過了,然後繼續平淡如水的過完了高中大學。

沒有一個朋友。真的,我除了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和一身不堪入目的傷疤之外,什麽也沒有。

當係統君出現在我麵前的時候,我以為我在做夢。

它說了很多很多廢話和不可思議的話。

我隻記住了一句。

它說:“……同時你也可以從所有你所扮演的角色中選定一個你滿意的身體,徹底和你本體融合,那麽成為女神將不再是夢……”

滿意的身體和我本身徹底融合麽……

我下意識的摸了摸我露在外麵的胳膊上坑坑窪窪到醜陋的肌膚,有點想哭。

我有一身的燙傷,在我初中那會兒,我抓了父母堂子裏的錢還掀了他們的牌桌,我那脾氣火爆的爸爸氣急攻心的隨手操起一旁的水壺就向我身上砸來。

沸騰的水灑了我脖子以下,將衣服與我的肌膚緊緊連在一起,我隻記得我痛得滿地打滾。

幸好那個時候小,所以不知道何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