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丹坊

“碎神!”

韓風爆喝一聲,一拳打出。

頓時,磅礴的靈力湧動,隨著一拳呼嘯而出,宛如一條張牙舞爪的長龍。

轟轟轟!

恐怖的靈力瞬間淹沒了五隻影獸,令張恒目瞪口呆,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寒意。

“這……這確定是元魂境巔峰?”

程亮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這一拳的威力,超出了他們的認知。

那五隻影獸甚至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直接被轟殺成了碎片,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沒有留下。

“碎星拳果然不凡!”

韓風看著自己的拳頭,很是滿意,碎星拳總共分為四式,剛才韓風使出的隻是第一式碎神。

第一式就已經有著這麽恐怖的效果了,那麽後麵的三式那該是何等強大!

“你……你殺了神王大人的影獸,神王大人不會放過你的!”

張恒驚恐的看著韓風,不斷顫抖的雙手證明了他此刻內心的恐懼。

“神王放不放過我,放一邊,先想想你自己吧!”

韓風冷冷的看著張恒,眼眸中沒有絲毫感情。

張恒悚然一驚,對啊,現在自己唯一的五隻影獸已經死了,自己拿什麽對付他們?

“你們別殺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

瞬間,張恒就慌了,身子不斷的後退著。

“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今天我就要為我妹妹報仇!”

唐曼早就壓抑著怒火了,當即一掌朝著張恒拍去。

雖然唐曼受了傷,但是張恒此刻已經被韓風的手段嚇破了膽,根本沒有反抗,下意識的朝著一旁躲去。

但是,唐曼的含恨一擊,豈是那麽容易閃躲的?

唐曼一掌拍在了張恒的肩上,頓時張恒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狼狽的摔進了一堆殘骸之中。

“黑暗神王會為我報仇的!”

此刻,張恒樣子淒慘無比,鮮血泥土混雜著沾染了一身。

“那我就送你去見神王!”

唐曼冷哼一聲,就要繼續出手,但是此時一雙大手卻是拉住了她。

“幹什麽?”

唐曼扭頭一看,卻是韓風抓住了她的胳膊。

“他還有用!”

韓風淡淡的說道,說完也不管唐曼是否答應,直接來到張恒身前,一把拽起張恒。

“我知道你還沒死,別在這裏裝了!”

張恒哭喪著臉,無奈的看著韓風,這一刻他真的有些怕了。

“你……你要幹什麽?”

“四大神王不是用寶物吸引我們進來麽?你自然知道那些寶物在哪裏吧?”

聽了韓風的話,張恒眼珠子瞬間瞪得溜圓。

“你……竟然……”

張恒駭然的看著韓風,這個家夥怎麽這麽大膽,要知道神王的東西,可不是那麽好拿的!

“少廢話,要麽帶路,要麽死!”

韓風直接將其從廢墟中拉出來,冷冷的說道。

“哼,等一會神王發現你們了,你們都得死!”

張恒恨恨的想道,但是表麵上卻是一副畢恭畢敬的神情。

韓風自然能猜出這家夥內心肯定是盤算著怎麽報複自己,不過他並不擔心。

“你們可以選擇直接離去,或者選擇跟著我,如果跟著我,我不保證你們的安全。”

韓風衝著身後眾人說道,韓風是肯定要跟著張恒進入古城的,隻是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

“我們姐妹退出!”

“我們準備四處看看。”

最終,唐氏姐妹選擇了退出,而其他人則是想要在四周看看,並沒有人選擇跟著韓風。

韓風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麽,示意張恒帶路,張恒無奈,隻能小心翼翼的在前麵引路,片刻之後就消失在了眾人的麵前。

“想不到,這個家夥竟然這麽強!”

程亮看著已經消失的韓風,感歎道。

“哼,再強也不過如此,這個張恒絕不會老老實實的!”

穆森對於韓風卻是充滿了敵意,冷聲說道。

程亮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麽,他知道這個家夥向來氣傲,現在被韓風打擊到了,自然不會說什麽好話。

“走吧,還是去看看有沒有什麽寶物吧!”

一行人隨便選了一個方向,謹慎的走去。

“我說兄弟,我勸你還是最好趕緊離開這裏,若是讓黑暗神王發現了,你會死的!”

一路上,韓風已經不知道聽了張恒多少勸解了。

最開始利誘,然後不行就開始央求,現在又開始了威脅。

不過,韓風絲毫不為所動,一個被封印的家夥,也敢稱王?

而且,韓風隱隱覺得,這個古城蘊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

“如果,你再不好好帶路,我不介意對你進行搜魂!”

韓風冷漠的聲音突然傳來,張恒身子一僵,歎了口氣,哭喪著臉帶著韓風朝著內城走去。

很快,韓風穿過了一片廢棄的街道,一座宏偉的內城出現在了韓風的視線之內。

“這城池內就是四大神王居住的地方,裏麵的寶物絕對不少,但是這四大神王的魂魄卻是能在城內行動,當初我就是這麽被抓的。”

張恒似乎是回憶起什麽恐怖的事情一般,似乎並不願意接近那個城門。

韓風才不管這個家夥到底是真怕還是假怕,拎著他的衣領,如同抓小雞一般的拽著他朝著那城門走去。

很快,韓風就已經走到了城門下方,此刻城門微開,但是透過門縫卻也隻能看到一片黑暗。

那微開的城門,如同一隻酣睡的巨獸,正等待著它的獵物到來。

韓風小心的用神識查探,就在韓風神識剛一越過那扇門,就直接被一股詭異的力量斬斷了。

“竟然有著防窺視陣法,有點意思!”

既然神識無法使用,那就隻能親自去闖一闖了。

兩人很順利的就進入了內城,內城保存的倒是十分完好,隻是因為隻有韓風和張恒兩個人,顯得有些荒涼。

進來之後,張恒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躲在韓風身後。

“黑暗神王的寶物具體在哪裏我也不太清楚,這得需要大人您去找。”

張恒因為害怕,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

韓風眼睛微眯,四下觀察了一下,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韓風沒有注意到的是,張恒看到韓風前行的方向,嘴角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弧度。

“丹坊?”

韓風目光一瞥,頓時來了興趣,不管能不能找到寶物,先進去看看再說。

輕推開房門,一股濃鬱的丹香瞬間沒入韓風的鼻內。

但是,放眼一望,這個所謂的丹坊隻有一排空空的貨架,但是這貨架分外整潔,一塵不染,似乎有人經常擦拭一般。

“這倒是有些奇怪!”

韓風緩步在丹坊內走著,四下看著,但是轉了半晌,卻是一無所獲。(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