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好詭異的手段

光憑借動作,是完全判斷不出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

最為關鍵的是,穆長老可以任意從這些化身之中變換,也就是說你判斷的真身也許下一刻就是假身。

你判斷的假身,結果到你身前你無防備的時候,就會突然變成真身,給你致命一擊!

這種真真假假之間的不斷變換,讓人根本無法捉摸與判斷。

“既然你逼我,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秦齊的神色陡然轉冷,下一刻秦齊猛然抽刀。

唰~

一抹刀光猛然閃現而出,隨著冷冽刀芒飛出的,還有一道微弱的淡白色火焰。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炸響傳來,穆長老的身影不斷的破碎消散。

最終原本數萬道身影,竟然隻剩下寥寥幾十道了!

這一幕,瞬間驚呆了眾人。

“這個秦齊,竟然這麽強!”

韓風眼睛微眯,同時心中一歎,命運就是這麽不公平。

這個不知道秦家哪裏冒出來的私生子,在天命的照拂之下竟然可以變得這麽強!

簡直不講道理,難道傳聞中那個父母祭天法力無邊的說法還真正確?

幾乎每一個天命之子都是這個樣子,若是這樣能換來強大的實力,韓風寧可不要。

“你!”

穆長老也是臉色一沉,這個秦齊的手段當真出乎自己的預料。

若不是自己反應快,恐怕一個化身都留不下來!

“好詭異的手段!”

穆長老冷冷的盯著秦齊。

秦齊神色冰冷,手中長刀的刀刃之上,淡白色的火焰不斷的吞吐,發出令人心悸的力量。

“極冰之炎!”

穆長老見到這一幕,瞳孔驟然一縮,剛開始他還沒有注意到秦齊刀尖上的火焰。

現在他才注意到,秦齊手裏長刀上麵的那淡白色火焰!

怪不得這家夥能破掉自己的化身,這極冰之炎雖然屬於異火,但是卻是異火中最奇特的一種。

因為它不是以溫度高著稱,而是溫度極低!

傳聞若是修煉到極致,時光都能凍結!

這個秦齊破掉自己的化身,也是利用了這異火的這一特點。

剛剛自己的那些化身接觸到這個極冰之炎,瞬間就被那極冰之炎封印,然後抽幹了靈氣。

自己的那些化身自然就無法維持,瞬間就消散一空了。

“算你識相,速速離去,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秦齊對待離火城其實一直是在隱忍,畢竟董戰的所作所為全都被他看在眼裏。

所以,看在董戰的麵子上,他也不想與離火城的人鬧得太僵。

但是這話,落入穆長老的耳中,卻是另一番意思了。

“你這個需要我離火城庇護的家夥,竟然還這麽狂妄,今天就算沒有韓公子在場,我離火城也留不得你!”

穆長老勃然大怒,手中卻是取出一物。

這是一枚火紅色的珠子,裏麵隱隱能看出有一條大鳥在裏麵盤旋。

“火鳳珠!”

頓時有人認出了穆長老手中珠子的來曆,頓時驚呼出聲。

火鳳珠乃是大能利用無上手段,將火炎之精凝練成一枚珠子。

然後將火鳳封印在內,想要使用的時候,可以利用這火鳳珠驅使火鳳釋放的火焰。

也可以將火鳳釋放出去,共同對敵,若是碰見性命攸關的事情,還可以直接引爆這火鳳珠!

不過,這火鳳珠畢竟是一種異寶,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有人把它當成一次性用品的。

“嗬嗬,你既然已經知道我有異火在身,竟然還想用火鳳珠對付我?”

秦齊搖頭失笑,這家夥是在搞笑麽?

雖然火鳳乃是玩火的行家,但是有些火焰,卻也是這火鳳碰不得的。

不巧,極冰之炎恰好在火鳳掌控不了的火焰之列。

“嗬嗬,就算你有異火,那又如何?寶物的強弱還得看使用者的實力!”

穆長老冷哼一聲,催動手中的火鳳珠,頓時一道熾熱的火焰直接朝著秦齊撲了過去。

隨著這火焰的出現,周圍的溫度都上升了好幾度,一些修為較低的人,頓時汗水連連,急忙運功抵擋,這才好受了一些。

“好恐怖的火鳳!”

“這怕不是一頭造化境的火鳳吧?”

感受著那火焰中蘊含著的恐怖氣息,無數人心中大駭。

同時,離火城的眾人也對離火城的長老實力有了一個更深層次的認知。

果然能坐上長老寶座的人,實力都不是尋常人可以比擬的!

原本,那些對長老位置窺伺的人,見狀登時收起了心中的想法。

還是在離火城低調一些吧!

不過麵對穆長老恐怖的一擊,秦齊卻是麵色平靜,一股淡白色的火焰突然籠罩住了秦齊的全身。

頓時,靠近秦齊那邊的人感覺溫度瞬間降了下來,很快秦齊所在的地方,竟然詭異的開始出現一片片冰晶。

片刻之後,秦齊的後方竟然變得白皚皚的一片,顯然這是溫度極低的緣故。

於是,離火城內,就出現了這麽一副詭異的畫麵。

秦齊身後一片白皚皚的冰晶。

穆長老身後則是一片熔岩地帶。

兩人身前,則是熾熱與寒冷不斷的交匯碰撞,一時間誰也無法拿下誰。

穆長老的神色有些難看了起來,這個秦齊不過是一個秦家的旁係子弟!

一身修為還要比自己低一個境界,現在竟然與自己鬥了個旗鼓相當!

這傳出去,自己的老臉往哪裏擱?

一向可都是自己越階殺人,什麽時候被人越階打敗過?

難不成,今天離火城的先例就要被一次又一次的打破麽?

想到這裏,穆長老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下一刻穆長老一咬牙,渾身的靈氣不要錢一般的瘋狂湧入了火鳳珠內。

頓時,火鳳珠內噴射出去的火焰變得更加熾熱起來,原本偏黃的火焰逐漸的竟然開始變得發白了起來。

這是溫度升到極致的表現,果然隨著穆長老的全力催動,冰與火的界限開始不斷的朝著秦齊的方向移動。

顯然此刻的穆長老對秦齊已經開始有了壓製的跡象。

不過秦齊的臉上並未見絲毫慌亂之色,反而平靜的可怕。

他就靜靜的看著那冰與火的界限不斷的靠近自己,似乎是放棄了抵抗一般。

“哼!不過如此!”

穆長老見狀卻是暗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丟麵子。

雖然對付一個比自己低了一個境界的人,都用上了壓箱底的手段。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