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拚了

虛空中,盡是那劍鳴之音,整個天外天的人,在這一刻都聽見了這一道劍鳴聲。

尤其是天外天的那些劍修,他們突然發現,自從那劍鳴之音傳來之後,他們手中的長劍竟然還是不聽使喚了!

無數長劍竟然都想掙脫主人的束縛,似乎是要追隨那劍鳴之音的所在!

“天外天何曾出現過這樣強大的劍修?”

無數人將目光落在了那劍鳴之聲的來源處,一些好奇的劍修已經禦劍而行。

他們想要見識一下這個發出這樣恐怖劍鳴之音的劍修,到底是誰!

作為幾乎畢生都在研究劍道的劍帝,此刻看到韓風出劍,神色頓時變得無比凝重了起來。

一劍出,萬劍臣服!

這是劍道的最高境界!

就算在劍山,怕是隻有他的父親當世劍主,能做到這一點。

但是劍帝卻隱隱覺得,哪怕是自己父親,都做不到韓風這種恐怖的效果吧。

不過,此刻無數的劍意已經鋪天蓋地的朝著那劍帝壓來。

作為一名劍修,他清楚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後退。

若是奮力抵擋,還有一線希望,但若是後退,那麽就可以長眠於此了!

與劍修生死搏殺就是這樣,因為劍修講究一往無前。

你若是退了,那劍修的氣勢就會越來越強,此消彼長之下,你想要翻盤比登天還難!

不過好在,作為劍主的兒子,他們卻還有劍主給他們留下的底牌。

不過劍帝清楚,若是自己動用了這個底牌,恐怕劍子的身份就與自己無緣了!

畢竟一名合格的劍修,那是一人一劍打遍天下!

不過劍帝內心清楚,自己若是不去求救父親,恐怕自己就會命喪於此!

相比較於劍子的身份,還是自己的小命比較重要。

畢竟劍子之位不爭,也能在劍山的庇護下瀟灑的修煉。

但若是失去了性命,那麽一切都會化成泡影,煙消雲散!

深吸一口氣,劍帝摸上了胸前的一個吊墜,然後雙眸一閉,狠狠的捏碎!

轟!

就在劍帝捏碎那吊墜的一瞬間,一股狂暴的氣息突然從劍帝身前浮現。

眾人定睛一看,卻是一名身穿一塵不染的白衣劍修,站在了劍帝的身前。

“父親……”

劍帝看著那劍修,眼中既有懊惱又有崇拜,這個男人就是締造了他們劍山萬年輝煌之人!

“想不到,除了劍山之上,還有人的劍道能達到如此地步!”

劍主沒有理會身後的劍帝,卻是一臉讚賞的看著韓風。

“怎麽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實在不行,你們父子可以一起上,我若是一劍殺不死你們,以後我韓風的名字倒著寫!”

“年輕人,好大的口氣!”

劍主神色陡然轉冷,原本對於韓風他還有著一絲愛才之心。

但是此刻,因為韓風的態度劍主覺得,這種家夥還是直接滅掉的好!

拇指微挑,頓時一抹劍光竟是詭異的出現在了韓風的身後,朝著韓風的背心刺去。

“雕蟲小技!”

韓風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一眼,腳下一跺竟是直接朝著那劍主衝去,竟是舍棄防禦身後那道劍光!

“找死!”

劍主怒吼一聲,要知道那劍光的速度是極快的!

韓風此刻的表現分明就是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劍主頓時有一種被羞辱的感覺。

可接下來劍主的目光卻是直接由惱怒變成了驚訝到最後的震驚!

因為那抹劍光就一直追在韓風身後,但就差那麽一點就是無法觸碰到韓風!

“好恐怖的身法!”

劍主終於開始重視起韓風的實力了!

怪不得逼得自己這個兒子不惜放棄劍子競爭資格也要召喚自己的分身出來!

若是他再逞強,恐怕自己就得給他收屍了!

不過畢竟是劍山之主,韓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隻不過是讓他感到驚訝罷了!

劍主的神情逐漸淡漠,手中長劍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唰~

劍主長劍出鞘,頓時那長劍之上浮現出了陣陣虛影。

據說這些都是死在此劍之下的冤魂氣息!

這種恐怖的冤魂氣息更是讓這劍法平添了幾分威能!

劍主冷冷的盯著韓風,凜冽的氣息爆發開來。

一些人甚至都承受不住劍主的氣勢,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

眾人駭然的盯著這劍主,這一劍怕是天外天有史以來最強的一劍了吧?

伴隨著無數冤魂的飛舞,閃爍著寒芒的長劍直刺韓風。

此刻韓風前有冤魂纏繞的長劍,後有那一抹陰魂不散的劍光,可謂是進退兩難!

不過韓風的臉上卻是未曾浮現絲毫慌亂之色。

他仍然沒有理會身後的那道劍光,反而神色輕鬆的拇指微挑,毫無花哨的一抹劍光閃過。

下一刻,劍光與那飛馳而來的長劍碰撞在了一起。

轟!

一聲炸響,那飄散在劍光周圍的那些冤魂瞬間被消滅的一幹二淨。

隨後劍光撞擊在了劍主手中的長劍之上。

原本那一抹劍光竟是如同被撞散了一般,化成了漫天劍氣,鋪天蓋地的朝著那劍主壓了過去。

劍主見狀心中大驚,他完全沒有預料到,韓風竟然還有這麽一招恐怖的手段!

當下已經來不及躲閃了,不過想到既然能這麽輕易的就被自己一劍打散。

想必這劍光的威力卻也不會那麽強。

噗~

可當那劍光直接穿透了那劍主的身軀之時,劍主才真正意識到了這劍光的恐怖!

更讓劍主恐懼的是,這些劍氣進入自己身體之後,竟是沿著經脈直接朝著自己的丹田而去!

若是讓這劍氣成功進入丹田之內,那麽恐怕劍主就算不廢掉修為,實力卻也會是大打折扣了!

劍主第一次臉上出現了一抹恐慌之色!

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阻止這些劍氣入侵自己的經脈!

無論他用靈力阻擋,還是用其他什麽手段,這些劍氣竟然都全然無視,直奔他的丹田而去!

唯一能讓劍主有些心裏安慰的是,自己這不過是一抹分身。就算被毀掉,閉關百年卻也能恢複過來。

隻可惜的是,一旦自己的這縷分身毀掉,迎接自己兒子的下場可想而知!

但是此刻,劍主自身都已經難保了,他又如何顧忌的上自己的兒子?

終於那抹劍光進入了劍主的丹田之內。

頓時劍主身子一顫,整個人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瞬間的萎靡了下去。

不過此刻,劍主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了一抹笑容。

因為剛才這麽一耽擱,原本就已經距離韓風身後很近的那抹劍光終於觸碰到了韓風的衣角!

劍主已經意識到了,自己這縷分身根本奈何不得韓風。

為今之計,卻也隻能想辦法將自己這不爭氣的兒子送走!

“快走!”

劍主估算了一下,急忙轉身朝著那劍帝喝道。

劍帝反應自然不慢,直接化成一道劍光直衝雲霄!

可就在這時,原本湛藍的天空瞬間變成了如同血染一般的紅色!

緊接著,一股濃鬱的血腥氣息幾乎覆蓋住了整個天外天。

見到這一幕,韓風的瞳孔驟然一縮!

這場景,難道是血靈回來了?

就在韓風思索間,一道身穿紅衣的女子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韓風的身側。

隨後那紅衣女子看到了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劍氣眉頭一皺。

下一刻,紅衣女子抬手一握,頓時那抹劍氣就那麽直接的被其赤手抓在了手中。

“什麽垃圾玩意!”

紅衣女子冷哼一聲,手一用力頓時那抹劍氣直接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好久不見,實力又變強了!”

韓風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紅衣女子,正是消失了許久的血靈!

“厄難之靈!”

突然,那劍帝驚恐的看著血靈。

血色衣著,出場伴隨著染血的天空以及濃鬱的血腥氣息。

這無疑不與劍山上那典籍記載的完全一致!

“不可能,自從如今的至高天道出現之後,這種宇宙間至邪至惡的生物就盡數被封印,在至高天道本源的封印之下,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片世間!”

此刻,劍主的內心遭遇了巨大的衝擊,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

厄難之靈,不應該存在於這片世界中!

這,還有沒有天理了?

這方天地,是絕不允許出現這種生靈的!

這一刻劍主直接茫然了,甚至他都沒有注意到,自己那可憐的兒子正在虛空中那一片血海之中瘋狂掙紮。

“想不到,再見的時候,你的實力竟然如此恐怖!”

看著完全變了樣子的血靈,韓風內心感慨萬千。

自己在看著血靈雙眸的時候,心神都會有恍惚感。

這還是血靈沒有特意針對他的緣故,否則韓風雖然不至於淪陷,但是卻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這片世界的人,對吾主人不敬,當盡數滅之!”

血靈轉過頭,冷冷的掃了一眼周圍,隨著血靈話音的落下,虛空之中竟是出現了一朵朵血紅色的雲彩。

隨後一股恐怖的氣息籠罩住了整個天外天!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頓時原本以為自己抱上了大腿的霸天虎頓時嘶吼一聲。

他清楚這個時候就算自己想要投降,韓風都不會接受的!

畢竟誰都不會放心一個在大腿失利的時候,就直接叛變的人!

這種人能夠背叛別人,自然也就能夠背叛自己!

誰也不會放心放一個這個不穩定的因素在自己身邊,雖然也許造不成多少損失,但是卻是十分麻煩。

自然霸天虎的擔心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而且看血靈的樣子,似乎並不打算放過他們。

“橫豎都是死,拚了!”

瞬間就有人響應了,隻不過雖然那人喊得震天響,但是卻未曾前進半步。

於是就瞬間形成了一副口號震天,但是卻無人上前的尷尬局麵。

“你以為你喊出口號不上,就能躲過一劫麽?”

霸天虎冷冷的掃了一眼身後的眾人。

頓時一股尷尬的氣息彌漫在場中,大家以為有人會上,結果眾人都是預判了身邊人的預判。

結果,就造成了除了霸天虎是真的朝著韓風衝去之外,其他人都是在身後喊著震天響的口號。

(本章完)(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