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狼狽為奸

“想走,你們問過我了麽?”

韓風冷哼一聲,竟是沒有去理會頭頂的那根手指,反而朝著姬文他們離開的方向輕輕一抓。

瞬間,眾人就感覺自己如同深陷泥潭之中,移動速度如同行將就木的老人一般。

“韓風,你瘋了嗎!”

看著韓風竟然拚著自己受傷也要將自己留下,姬文氣得怒吼一聲,可接下來的一幕徹底讓姬文傻眼了。

隻見那巨大的手指在接觸到韓風腦袋之後,竟然詭異的消失了!

姬文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若是被韓風抵擋住了或者其他什麽狀況,姬文都能接受,可偏偏就是出現了這種詭異的情況。

“你還是那麽弱!”

聽了韓風的話,姬文想要反駁,但是卻發現自己一切反駁的話語是那麽的無力。

雖然剛才那並不是自己的最強一擊,但是卻輕易的就被韓風化解了,這其實也說明了很多問題。

“你到底想怎樣?”

姬文冷冷的看著韓風,他相信這家夥是絕不敢輕易殺了自的。

畢竟自己背靠的水雲門雖然不如天聖宗強橫,但卻也沒有必要去怕一個天聖宗的少宗主!

“我給你水雲門一個麵子,但是其他人就這麽離開,有點說不過去吧?”

韓風的話落在那群跟隨姬文前來的長老耳中無疑是一枚炸彈。

“姬公子!不要丟下我們!”

瞬間,那群長老就毛了,若是姬文真的拋棄他們,他們可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他們可不信,自己的宗門能有這麽大的麵子,能讓韓風不下殺手!

看著眾長老驚恐的目光,姬文臉色瞬間變了。

“韓公子,還真是毒啊!”

這一刻,姬文才意識到了韓風的可怕!

瞬間,姬文落入了兩難的境地,若是搭救,看韓風的樣子,怕是要付出點代價,但是若是不救,自己恐怕下界的勢力都會轉投韓風的控製之下!

咬了咬牙,姬文大手一揮,瞬間一枚納戒飛向韓風。

“這裏是一千上品靈石!”

聽了姬文的話,原本那些對姬文頗有微詞的人瞬間變得有些感動起來。

要知道,這些長老一年的供奉才能勉強換上一百塊上品靈石!這一千塊上品靈石,足足是他們十年的供奉!

現在,這個姬文竟然想也不想的直接拿了出來。

韓風接過納戒,微微一笑,這個姬文卻也不傻,雖然損失了一小部分靈石,但是卻讓這群家夥更加死心塌地的跟著他了。

不過,這點靈石對於背靠水天門的姬文來說,雖然有點疼,但卻還是在接受範圍內。

姬文也知道,光憑這個怕是打動不了韓風,畢竟兩人都來自中域,根本不傻。

最終姬文咬了咬牙,又是一枚納戒丟給了韓風。

“這是一個秘境的地圖,不過我隻無意間獲得了一部分,不過以你的能力,找到剩下的應該不難!”

這枚納戒已經被姬文解除了認主,所以韓風很輕易的就將其打開了。

果然,裏麵有一張陳舊的地圖,不過這個地圖似乎是被人裁開的,切口看起來整整齊齊。

“怎麽,就用一張破圖來打發我麽?”

其實韓風知道,雖然站在敵對立場,但是這個姬文卻也不會欺騙自己,之所以這麽說,就是純粹惡心一下他罷了。

“哼!如果你覺得不滿意,大可以把他們都留下!”

“嗬嗬,姬兄說笑了,請便!”

姬文這才鬆了一口氣,將所有人送走之後,姬文才轉頭看了一眼韓風。

“今日之事,暫且記下!”

“你這麽說,我還真想留下你了!”

姬文麵色一變,他也不敢斷定韓風說的是真是假,最後冷哼一聲,破空而去。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看著遠去的姬文,韓風眉頭微皺,他總覺這事情沒有那麽簡單。

這家夥,下界的目的是不是和自己一樣?

想到這裏,韓風心中暗生警惕,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安撫了一下鬆木派眾人之後,韓風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氣煞我也!可惡的韓風!”

姬文灰頭土臉的從鬆木派回來之後,強忍著怒火遣散了各派宗主、長老。

當眾人離去之後,姬文大發雷霆,良久姬文才徹底冷靜下來。

“去,派人把林逸叫來!”

冷靜之後的姬文思討一番之後,發現還是從林逸身上入手吧。

很快,林逸就被人帶了進來。

“你就是林逸?”

姬文上下打量著林逸,這個家夥看起來也沒有什麽特別的麽!

“稟尊使,正是。”

林逸不悲不抗的回答道,他自然之道麵前的這個人與那韓風同是中域之人。

隻不過,麵前的這個大人是九仙山的後台,是站到自己這邊的。

“你想不想報仇?”

聽了姬文的話,林逸先是一愣,接著麵色一喜,他自然能聽出姬文話語中的意思。

“當然想,我恨不得把韓風碎屍萬段!”

不過,很快林逸神色就黯淡下去了。

“那個家夥身後的人不簡單,上一次我差一點點就成功了,隻可惜……”

姬文自然也聽說過那場戰鬥,聽林逸這麽一說,心中微動。

“若是擋住韓風背後之人,你有多少把握幹掉韓風?”

“八成!”

其實,若是韓風身後的勢力不插手,林逸能有十成把握擊殺韓風。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姬文到底怎麽想的,所以適當的藏拙還是有好處的。

姬文麵露訝色,雖然他內心不想承認,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韓風此人就算在中域天嬌之中也能算得上是佼佼者。

一個下域之人,怎麽會有如此的自信呢?

林逸自然知道姬文心中所想,似是做了什麽決心一般,林逸走到姬文身前。

姬文詫異的看著林逸,他不知道這家夥葫蘆裏麵賣的什麽藥。

突然,姬文感覺心中一凜,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但是卻發現自己被死死的壓製住根本無法動彈!

“不好意思,讓尊使受驚了!”

見到姬文的臉色,林逸知道自己想要的結果達到了。

“真沒想到啊!”

姬文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逸,這家夥隱藏的還真深!

不過,這樣更好,就由你去幹掉那個韓風。(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