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朕要禦駕親征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

武皇帝還沒起來的時候。

百姓們就已經在某些蠱惑人心的宗門子弟哪裏得知了武皇帝的暴行。

街口,小巷,農家田埂,河流旁,有心人都留意到了,無數自發而來的仙家弟子在憤慨陳詞,批判著皇帝,說出來的話,那可真是大逆不道啊!

要不是師門規定不能說髒話,他們早就擼起袖子開始罵武皇帝的娘了。

武皇帝最近做的事情,被他們妖魔化也就罷了。

最無恥的是,竟然將他們宗門的勢力侵蝕說成是想要度化凡人,拯救蒼生的偉大!

真的是會貼金。

不過這些武皇帝都不在意,最近他殺的人的確是有點多了,一言不合殺了諸葛暗,然後又殺了北炎宗的兩個長老和一個宗子以及個別憧憬宗門勢力的二五仔。

一個時辰後,金鑾殿上。

武皇帝高高在上地坐著,環視著憂心忡忡的大臣們,一時之間有些詫異,驚奇地問道:“諸位愛卿,你們這是怎麽了?一個個的,像是有什麽大事瞞著朕一樣!”

“陛下,您怎麽那麽糊塗啊!”

戶部尚書悔不當初啊,他早該知道陛下年輕氣盛,稍不留意就會被激怒,如今斬殺了北炎宗的宗子和長老,人家宗門會善罷甘休嗎?

“李愛卿,你這是作甚?朕什麽時候糊塗過了?”

武皇帝故意裝傻充楞地撓了撓腦袋,惹得站在他身側的花木蘭忍不住笑意,捂住了嘴巴,一雙杏花般的小眼不時地偷偷看著他。

“陛下,國庫巋然一空,哪裏有多少銀錢能夠支撐德起我們開戰?”

戶部尚書李開林此時麵如枯槁,似乎他已經預料到了,大鄒帝國要在他們這一代人手裏覆滅了!

當初太祖皇帝靠著一根鐵棒,打天下是多麽艱難?

現在武皇帝這也太兒戲了吧?

胡鬧了三年,還沒胡鬧夠嗎?

其他的大臣們也是麵帶愁容,似乎對眼下千瘡百孔、支離破碎的大鄒是很沒有信心的。

“諸位愛卿也是這個原因嗎?”

武皇帝掃了一眼,這群大臣們也紛紛跪拜了下來。

“臣等勸陛下三思,貿然開戰,我大鄒實在毫無勝算啊!”

“陛下,您可能不知道,我大鄒邊防九營所用器械皆是先帝時期所換置,於今已有五年矣!”

“陛下,北炎宗前鋒軍已經從洛河順流而上,抵達羅鬆河,一旦越過羅鬆河,我大鄒的都城就要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底子之下了......”

這些大臣們所提出來的問題,的確是目前客觀存在的問題,而且還是大問題。

不過這些在武皇帝看來都不能算是問題。

“好了!諸位,既然諸位如此害怕北炎宗,那就隨朕一起禦駕親征羅鬆河吧!”

武皇帝此時表現得出奇的冷靜,說出來的話也是如同一碗涼水澆在了諸位冒死諫言的大臣們的頭上。

讓他們的心一下子就涼了大半截。

感情他們說了半天,苦口婆心,陛下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啊,心塞塞的。

“陛下,不可啊!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切莫以身犯險!”

“陛下,切莫自誤啊!”

這些個大臣們倒是忠心耿耿,比之前的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們可要好得多。

但武皇帝的決定,就算是十頭馬都難以拉回來的。

“朕意已決,來人啊,詔令曹彰,率領五萬虎豹騎,同朕等一幹人等,前往羅鬆河!”

“遵命!”

小黃門侍郎急急忙忙地傳令去了。

大臣們是痛心疾首,這個在愧對先帝,那個在辜負祖宗,搞得武皇帝莫名其妙的,穩贏的局,哭喪著臉作甚?不就是宗門嗎?

就算是宗主來了,朕也不懼!

【叮!恭喜宿主觸發任務:改變大臣們對宗門的固有印象!任務完成後,獎勵言出法隨(偽)!】

【叮!恭喜宿主觸發任務:出乎意料!請宿主擊敗北炎宗前鋒軍並且肅清羅鬆河沿岸一帶宗門勢力!任務完成後,獎勵鬼才郭嘉!】

好任務!

武皇帝麵色大喜,這兩個任務可以說是太簡單不過了!

加上他之前接受的一個任務,也就是將北炎宗擊潰,重新統一大鄒帝國,那樣他就可以獲得中級禮包一份了。

這些任務都是一同進行的。

一箭不知道多少雕了。

兩個時辰後。

大鄒戰車緩緩地從大鄒的國都池城出發了,這一次,大軍浩浩湯湯地出去,在數萬黎明百姓的注視下,一馬當先的帥氣武皇帝張天然胸有成竹。

身後跟著的是貼身保護他的花木蘭,其次就是文武百官,以及曹彰說率領的五萬虎豹騎。

而此時,羅鬆河上。

關羽的兩萬荊州精銳水軍,此時正在堅強地抵抗著修士們的法術攻擊。

作為指揮將領的關羽。

此刻是四五十歲的模樣打扮,一身青綠色的袍衫,頭上戴著青綠色的帽子,捧著手中的春秋,正在不斷地凝聚真氣,想要施展出春秋青龍偃月斬破除目前的所遭遇到的劣勢。

參將馬良、關平、廖化等人正在前線督戰。

當然,武皇帝是不知道係統獎勵了關羽之後,還獎勵了他的原版的荊州兩萬水軍和原本的關羽帳下部將。

要是知道了,肯定會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條縫。

“父親,不好了!敵人用的冰術法將整個水麵都凍起來了!”

“凍起來了?”

關羽那雙微微閉起的丹鳳眼猛然睜開,霎時間整個空氣裏都洋溢著殺氣。

觀音閉眼不救世,關公睜眼必殺人。

“父......父親,是真的!都凍住了!”

饒是身為關羽的兒子關平,他都不敢與他的父親關羽正眼相看,無他,殺氣逼人,嚇得他一個大男人的雙腿都打哆嗦。

這可是自己的爹啊,他都害怕,更別說那些跟關羽沒有關係的其他人了。

“哈哈哈,看來他們已經是黔驢技窮了呀!吾之前還認為他們的法術是無窮無盡的呢,沒想到,這才多長時間就不行了?”

關羽的臉上充滿了笑意,他篤定了北炎宗的前鋒大軍敗局已定了。

別的不說,就說他這兩萬荊州軍,可不是江東水軍啊,一旦下了戰船,陸戰就成了窩囊廢了。

不僅僅水戰很棒,陸戰也是不容小覷的。

“父親,他們萬一要用迂回戰術包抄過來,我軍就完全被切斷了退路......”

“不急,他們才四萬人左右,想要吃掉我這兩萬人,四萬人組成的包圍圈肯定是不夠的,所以老夫肯定他們是不會采取迂回的愚蠢辦法。如果老夫所料不錯,他們現在的想法是誘我們下船,在冰麵上陸戰!”

關羽馬上就有了作戰思路,不得不說,這個縱橫了天下許久的老將軍,經驗是相當的豐富,提前預判了敵人的下一步軍事部署。(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