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屋外的女子

躺在自己的**,周言科放空自己的腦袋,雙眼直直的盯著天花板。他知道,這件事,想要讓其他人相信,其實是一件很難的事情,所以,剛才周言科壓根就沒有生氣,他隻是不知道該怎麽把自己的情緒發泄出去而已,總不可能像一個女孩那般哭一場吧?如果這樣做的話,好像是挺丟臉的一件事。

他搖搖頭,將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拋之腦後,轉念一想,想到當時在森林裏時,那個男鬼所說的,什麽命中注定的事情,那他到底命中注定了什麽?為什麽是他呢?還有就是,剛才在宿舍的時候,是不是也有鬼的存在?隻是,這個情況似乎是與當時遇到那個男鬼的情況不一樣啊!難不成,真的是手機出了什麽問題?

也許吧,事情怎麽可能會這麽巧呢?他又沒有傳說中的陰陽眼,也不是什麽容易吸引鬼的體質,怎麽可能會這麽容易接二連三的遇到鬼呢?還是早點洗洗睡吧。

想到這裏,周言科笑了一下自己,然後進去浴室,準備洗澡睡覺。

轟隆隆——

一聲聲的雷電閃過,照亮了這片黑暗的天地,一個白衣女子正站在外麵,她並沒有被那個雷聲嚇到,也沒有因為這個雷響而想到躲雨,她隻是沉默的站在雨中。奇怪的是,有許多的人經過女子身邊的時候,仿佛都沒有發現那個女子般,就這麽匆匆的擦肩而過。

不知道那個女子站了多久,她才慢慢的抬起頭,被濕透的頭發遮住的臉微微露出了一雙眼睛,那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其中一家亮著燈的房間,而那間房間,恰恰就是周言科的房間。女子看著那間房間,嘴裏無聲的說道“你躲不過的,你是躲不過這命運的安排...躲不過的,永遠也躲不過的...”

轟隆隆——

又一道閃電劃過天際,女子那張慘白浮腫的臉和那雙充血的眼睛被那一瞬間的光芒照亮...

躲在窗戶旁邊的周言科壓著自己的胸口,雙眼露出了極度的恐慌。站在外麵的那個女子,他看到了,那個模樣,那個模樣,與他跑到周言景工作的地方看到淹死死者的照片何其的相似...不,那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就算他不是法醫這一類的人,但是,那個樣子,哪裏會是一個普通人所擁有的?還有,還有,周圍的人根本就沒有發現她的存在!這才是最恐怖的!

那...那是鬼吧?是鬼吧?周言科不知道,他甚至是連問都不知道該問誰好,因為,這件事,就算是他說出來,又有誰會相信呢?

還...還有,那個女鬼在說什麽?好像是...是在說,躲不過?還有,命運的安排?為什麽,和那個男鬼所說的,都是一模一樣的話?到底...這一切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此時,周言科的心裏很亂,他幾乎沒有辦法說服自己,眼前的一切,都隻是一個巧合,這一切,不過是自己的一場夢而已,他沒有辦法說服自己。隻是,這一切,又有誰可以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為什麽,為什麽是他?安排又是什麽?他到底躲不過什麽?

就在大腦一片混亂中,周言科的身體下意識走到床邊,就這麽習慣性的倒在**,心裏裝著滿滿的思緒中緩緩入睡了。

恰在此時,周言景站在門口,想要敲響周言科的門,讓周言科出來,讓他們好好談談這件事。

隻是,伸出手的時候,周言景猶豫了,他想,現在他們還是冷靜一下,想想該怎樣聊這件事,隻有這樣,他們才好聊下去。否則,以周言科的性子,今天的事情很有可能還會再次發生,甚至將這件事一直埋在心裏。到了那個時候,那就真的很難聽到周言科他想要說的事情了。

想到這裏,周言景搖搖頭,最後還是放棄了與周言科的談心,轉身離開了。

就這樣,他們的命運決定了,命運的齒輪也無聲的開始轉動,絲毫沒有等人的想法...

另一個房間裏,周爸周媽滿臉憂愁的看著雙方。周爸首先開口了“沒想到,當年老爺子所說的話,最後還是實現了啊!”“是啊,老公。但是,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景兒身上的嗎?為什麽會發生在科兒身上?難不成,是老爺子的話有所偏差?”周媽臉上帶著憂愁和不解的問道。

聞言,周爸搖頭,看著牆壁,仿佛能夠隔著牆壁看著他們倆的孩子。他歎息說道“這件事,確實是應該發生在老大身上的,隻是,沒想到,這件事,居然被老二擋去了這個災。唉,真的是,造孽啊!當年的事,最終還是報應在我們的孩子身上啊!”

聽到這裏,周媽不由得歎息了幾聲,想要說什麽,卻發現,自己似乎都說不出什麽,隻能是無聲的抹去一把眼淚。

此時,周爸和周媽完全沒有周言景和周言科平日裏看到的不靠譜,他們麵前擺滿了各種的資料書籍,甚至還有一些羅盤,符紙等等道家一類的物品。而周媽看著羅盤,嘴裏念念有詞,手上還在掐算著什麽,周爸則在不停的查找書籍,似是想要找到什麽。

時間過去的很快,一個晚上的時間就這麽溜過去了,可是,周爸周媽還是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直到最後,周媽甚至是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怎麽辦怎麽辦怎麽辦?!我到底是該怎麽辦好啊!算不出,我算不出啊!嗚嗚嗚...怎麽辦,我根本就算不出...”

看到妻子如此,周爸連忙放下手上的書籍,將哭泣中的周媽摟在懷中,想要安慰她,卻又不知道該用什麽話來安慰她,直到最後,周爸隻能是歎息道“妗芷,我們現在想這麽多,也沒有什麽用了,隻能說,兒孫自有兒孫福吧,我們現在能做的,很少,我們隻能在這裏為他們祈福而已...”

“可是,可是,他們,他們...”“我們,已經是盡力了...你也是知道,我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如老爺子他們,我們也幫不了他們太多。”“可是...”“別說什麽可是了,我們就算是能夠幫他們度過這一次,也許,他們下次還是要經曆這件事的啊...”...(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