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突然出現的聲音

清晨,生物鍾準時的將周言景給叫醒,他睜開眼,將自己收拾一番後,想要將周言科給叫起來,順便談談關於周言科昨天所說的事情,要是不談談的話,一直憋著,也不太好。

隻是,令周言景沒有想到的是,等到他敲門的時候,卻發現,周言科早就已經離開了,在這個空**的房間中,還留著周言科的留言,上麵寫著,他想要出去散散心,不用擔心他,吃飯的時間他自會回來。

看完周言科的留言,周言景微微皺眉,也沒有想什麽,直接回到自己房間裏,拿起那一袋的資料和衣服,他直接離開家上班了。

在周言景走後,衣櫃突然從裏麵推開,一個人就這麽從裏麵出來,仔細一看,原來是周言科。

周言科走到窗口,看著周言景那輛逐漸消失的車,那雙帶著黑眼圈的眼睛微微一動,不知道再想什麽。

其實,周言科之所以會用這種方式欺騙自家的哥哥,就是因為周言科根本就沒有想清楚,關於他接二連三遇到鬼的事情,他該不該說,如果說了,自己的哥哥還願意相信嗎?還是說,隻是當作一個笑話,一個故事而已?若是發生那樣的情況,他該怎麽辦?他不知道,所以,他選擇了暫時的逃避,等到什麽時候想清楚了,什麽時候再說吧。

連周言科自己也沒有想到,這一躲,就這麽躲過了國慶假期,直到要上課了,這對兄弟始終都沒有一次坐下來談談的機會。又或者,他們倆都沒有給雙方這麽一個機會。

回到宿舍後,周言科想到他離開之前,那個惡作劇的人,現在想來,也許,那是一個鬼來的吧。可能是無聊了才會這麽玩的吧?罷了,不想這麽多了,還是想想,等一下上課的內容好了,要是跟不上的話,那就不好了,一旦掛科,那就很麻煩了,還要補考什麽的。

不過,看到其他三個這麽悠閑的模樣,周言科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們不用準備的嗎?這麽悠閑?莫不是,你們這段時間都沒有課吧?”

聞言,封落席首先回答了“這倒也不是,而是大學的課程沒有那麽緊張,所以啊,兄弟,你也沒必要這麽緊張,放鬆一點啊,等一下啊,哥請你們幾個吃一頓宵夜!”“宵夜算什麽,你不是有錢嗎?幹什麽不請我們去酒店吃一餐呢?”坐在電腦前的白曉銘平靜的說道。

對此,封落席哭喪臉的說道“兄弟啊!我這幾天都被壓榨的差不多了啊!現在手頭緊啊!根本吃不起這麽高檔的地方啊!要是你真的想要去,那就真的隻能賣了我啊!”“懷疑把你賣了,還值不值這價錢。”白曉銘隨後補刀。

這下,封落席直接被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有種想要畫圈圈詛咒的衝動。當然,他是不可能這麽做的,其一是因為沒有用,其二,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太蠢了一點。

晚上,四人來到一家看起來生意不錯的大排檔,隨意的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封落席隨即喊來老板,與三人簡單商量了一番後,很快就將他們需要點的東西全部都點好了。

等菜的過程中,封落席直接拿了幾瓶啤酒,剛想要開來喝的時候,就被一臉不適的林霆阻止了“明天我們不都是有課的嗎?怎麽還把酒拿出來了?要是你們起不來,我不會開鬧鍾的。”

聞言,封落席擠了擠眼,笑嘻嘻的說道“喲,莫不是,咱們未來的醫生潔癖又犯了?”看到林霆瞪過來的眼神,封落席不怕死的繼續說道“哎哎,兄弟,我這是在幫你,幫你把你的這個潔癖給治好啊!別忘了,你這個職業,未來可是要見到很多你不想要接觸到的東西啊!等等等等,你要不是不願意聽,那我就不說嘛,你……”

不等封落席將自己的話說完,林霆摘下眼鏡,雙眼冷冷的看著封落席。周言科和白曉銘知道,封落席這下絕對是慘了……

“封落席,聽說,你曾經有一個曾用名,叫做若溪是吧?不用看曉銘,我也有我自己的途徑。不過嘛,這個名字如何被起出來的,我也是很清楚的,這件事,就連白曉銘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是你的……”看著封落席瞪向無辜的白曉銘,林霆倒是很好心的解除了白曉銘的嫌疑,繼續說道。

隻是,後麵的話,最終還是被差點要瘋了的封落席給捂住了。這樣的黑曆史,說出來,實在是太過於崩潰了。還是想辦法掩蓋住吧,隻是,這個家夥是怎麽知道的?莫不是,自家人沒忍住,直接往外說了?這樣的話,那就很崩潰了啊!

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周言科表示一臉茫然。雖然很想要知道他們口中的得知他們想要說什麽。不過,看到林霆的下場,他還是當作什麽都沒有聽到吧……

就在四人打打鬧鬧的時候,一個陌生冰冷的聲音突然在周言科的耳邊響起……

“你逃不掉的……這是命運的安排……”

“誰?!你到底是誰!你給我出來!”猛然聽到這個聲音,周言科回過頭,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惡作劇自己,然,周言科卻沒有發現什麽,哪怕他站起來去尋找,他也沒有找到。此時,他知道,是他們,是鬼們過來找他了。

他們到底想要幹什麽?周言科不知道,他情緒低落的坐下來,心裏有些憋屈和迷茫,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做。想要找人說說,又有誰會相信自己的話呢?連自己的哥哥都不願意相信,他還能找誰說說呢?

封落席他們看到周言科這副模樣時,打鬧的舉動下意識停了下來。他們麵麵相視,不知道周言科的這番舉動到底是怎麽回事。

封落席想了想,走到周言科的身旁,猛然拍在周言科的身上,笑嘻嘻的說道“周言科,有什麽事,說出來!說出來,就舒服多了嘛!真的是,埋在心裏很舒服嗎!說來聽聽。”(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