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這些馬備足糧食了!”鳳娘在寨子裏不斷的巡視。

古風走到她的麵前說:“難道你真的要去搶公家的糧食嗎?”

“嗯!”鳳娘淡淡的看了一眼古風,堅決的說。古風還想勸說鳳娘,可是他知道,作為一個寨子的老大,怎麽可能會食言。

“鳳娘,我跟你去!”

鳳娘仔細的看著他說:“你剛才叫我什麽?”

“鳳娘啊。”

“你說的是什麽?”

“跟你一起去啊。”

鳳娘頓時心裏一股暖意,可是搶劫是件危險的事情,她怎麽忍心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跟著自己一起去冒險。

她笑了起來,笑的很美,以至於古風看的入神,鳳娘羞澀的紅了臉說:“你在看什麽,我臉上有東西嗎?”

“哦,沒··沒有,鳳娘,你真美!”古風說。

“是嗎?”鳳娘摸著臉,突然她立刻指著古風說:“不行,你要記住,你得給我好好的待在寨子裏,我告訴你,沒有我的允許,這兩天你哪裏也不許去!知道了嗎?”

“不,我要保護你!”古風說。

鳳娘淚滿盈眶,看著古風說:“保護我?”

雖然鳳娘知道,就古風那兩下子,保護自己都有困難,可是他這份心已經足夠了。

“你怎麽了?”古風說。

“沒怎麽。”鳳娘抹掉眼淚,自從父母死後,她第一次這麽感動,也許人孤獨久了,就是需要一個人來安慰自己。“好了,趕緊回去吧,不過,搶劫都是把腦袋栓子褲腰上的,你還是在寨子裏好好的呆著吧。”

“放心好了,我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我隻想保護你,僅此而已!”

鳳娘怎麽也沒想到,古風還是一個浪漫的人,既然他這麽想保護自己,跟著自己也無妨,隻是,在她殺人的時候,還要關注旁邊的這個人。

不過古風可不是這樣想的,他天真的認為,女的在殺人的時候總是軟弱的,所以,他會想怎麽去幫助鳳娘。

今夜無人入眠,官府的人,押運著珍寶向皇宮的方向趕去。

“大夥們,都準備好了嗎?”鳳娘老大範十足問候大家。

瘋狗叫道:“如果這次咱們搶劫成功了,這輩子都不用愁吃穿了,什麽下山去搶劫啊,搶良家婦女啊,都不是我們幹的事,那些花月樓的妹子們,不都得跟著咱們上來,哈哈。”旁邊的土匪還沒有搶劫,就已經樂開了花。

“準備了嗎?”鳳娘對古風說,古風已經嚇得全身打哆嗦,他怎麽可能準備好,他想好了,如果這次去殺人,他一定盡可能的少殺,如果被殺,他也認了。

可是他還有一個年近八十的老娘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