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是酒後吐真言可是祖敵這家夥是標準的酒後說胡話。估計現在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麽了。土豪金將手中酒杯中的酒隻是淺斟慢酌,注意著呂布說的話。

“三姓家奴,嗬嗬,也沒錯啊,我是生在呂家,後來有追隨了丁原,再後來才追隨的董卓。可是我就納悶了,憑什麽其他人轉投到另外一個人的帳下就是棄暗投明,就是良禽擇木而棲,到我這裏就成了認賊做父呢?”

呂布重新抓過了一個酒壺,將之擎在手中:

“是,當初我認丁原做義父。那時真是我年少輕狂,加上很多人的慫恿。我也就沒有想太多,後來發現丁原殘暴,而且我多次勸解他不聽,也早就和他有了隔閡。因為一些瑣事和丁原鬧的不愉快,他甚至已經有了殺我的想法。難道他殺我就可以,我殺他就不行?”

一仰脖,將手中的酒壺中的酒再次喝下了大半:

“那時候董卓威名尚在,而且也還頗受百姓擁戴,我投靠董卓有錯?別人可以人往高處走,我為什麽就不可以呢?如果董卓不是在自己大權在握之後倒行逆施,現在豈不是也是一個名臣了,我是不是當初也算是擇木而棲了?可歎,可歎我呂布一身本領,可是沒有識人慧眼,卻屢屢跟錯了人,三姓家奴也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酒壺在呂布的手中再次的底朝天了,祖敵在呂布的旁邊是長籲短歎,不過土豪金知道,祖敵連呂布說的到底是什麽他都沒有聽明白,在祖敵的心中,丁原董卓這兩個響當當的名字,估計在祖敵的心中還沒有自己的那隻小猴子悟空有名氣。

不過祖敵不明白,可不等於土豪金也聽不明白,心中盤算著呂布剛剛說過的話,忽然覺得自己還真的是誤解了呂布,隻是當初看三國演義的時候,都習慣性的將呂布說成是三姓家奴。尤其是張飛還縱馬揚槍的挑釁過,更是將呂布牢牢的釘在了三姓家奴的恥辱柱上。

想之後三國分立之一的劉備,也是張飛的老大,貌似他投靠的主公要比呂布還要多,怎麽沒有人罵劉備是六姓家奴、七姓家奴什麽的?

當真正的反思自己的時候,土豪金忽然感覺到,自己當初的那種先入為主的思維真的是影響到了自己。現在親身置身在這個曆史中,很多的事情,也許並不是像自己在演義,小說上看到的那樣,不是還把妲己說成是狐狸精嘛,可是現在妲己還不是成為孟落日的老婆,論起年紀來,他還應該稱呼一聲嫂子麽?

想著想著,土豪金不由得有點走神,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在窗口的位置好像有聲音,不由得抬頭看去,就看到在月光中,孟落日在窗口的地方,露出了半個腦袋,還衝著土豪金笑呢。

現在呂布真的是喝多了,否則斷然不會有這麽大的一個活人出現在自己的窗口還茫然不知。桌子嘩啦一聲響,呂布一下子趴到了桌子上,幾壇子酒已經下肚了,甭說是個大活人,估計就是一頭老牛喝了這麽多,恐怕也要醉倒了。

“你這家夥,酒量不行,起來接著喝!”

祖敵搖搖晃晃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忽然感到自己的腳下好像踩著棉花一樣,一個趔趄,就躺在了地上,嘴裏還在小聲的嘟噥著:

“接著喝,接著喝!”王梓笑畢竟年紀小,所以隻是吃了個飯飽,笑嗬嗬的看著祖敵和呂布醜態百出。看到兩個家夥都睡著了,這小家夥用手指了指這兩個人:

“這兩個家夥都不是俠士,如果是他們做遊俠也這麽混,估計有十個腦袋都不夠砍的。”

土豪金也對呂布現在的情形感到非常的意外,祖敵倒是無所謂,他知道土豪金是不會害他的,就算是呂布,至少也不會威脅他,但是呂布可就不一樣了。現在在他身邊的三個人中,和他最熟悉的,貌似也就是熟悉到隻是知道了他的名字而已。其他兩個人根本就是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在他們

這樣的陌生人的麵前,呂布竟然絲毫不設防,就這樣坦然的醉倒,顯然是土豪金無法想象得出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ilulonghun/29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