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大商的要員們看著紂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衝著他們瞪眼睛,一時間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兒。最後還是比幹丞相比較有地位,率先開口:

“大王您這是?”

其實商紂王自己也在發愁,氣是氣,可是怎麽和下麵的這些人說呢,就說自己中了姬發的計策了?貌似作為一個大王來說,這樣“實話實說”還真是在麵子上都有點不好看。

聽到了比幹的問話,紂王隻好歎息了一聲:

“你們認為伯夷考該殺麽?”

大臣們可真的是暈菜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之前紂王還說,任何人都不得給伯夷考求情,現在倒好,他反倒自己問起伯夷考的生死的問題了。

一眾大臣都不知道應該怎麽回答,就是擁有著聖人稱號的比幹,都看著高高的坐在座位上的帝辛感到奇怪,好像不認識這個人了一樣。

看到下麵的眾人都不說話,商紂王輕輕了歎了口氣:

“唉,看來我大商朝上下,隻有馬前卒是一個忠臣啊!”

聽到這個話,在下麵的大臣中十個人有九個半人都不同意。

馬前卒是忠臣?開什麽玩笑,如果說馬前卒是最大的一個貪官,他們絕對不會反對,但是忠臣兩個字,和他真的挨不上邊。

也不等眾人答言,紂王自己就接著說了:

“伯夷考罪大惡極,死有餘辜,本來應該是淩遲處死以儆效尤的,但是看在西伯侯的麵子上,還是從輕發落吧,來人,把伯夷考帶過來。”

伯夷考已經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尤其是看到在商紂王的臉上還帶著三道爪痕,這就更加的讓他感到膽戰心驚了。可是沒想到自己居然可以死中得活,聽紂王話裏的意思,好像事情真的有了轉機一樣。

當他跪在了宮殿中央的時候,剩下的隻是磕頭求饒了。

紂王看了看麵如土色的伯夷考,輕輕的歎了口氣:

“唉,西伯侯暫時被我關押在羑裏,孤王隻是為了昭示天下眾生,本王法度嚴明而已,不會加害於

他,你可以回西岐去了,以後西岐但有什麽事情,都可以隨時的到朝歌稟報於我,孤王一定給你作主。”

事情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折,這不由得讓所有人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ilulonghun/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