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不愧是在戰場上有著豐富的作戰經驗的兵馬大元帥,他的一番話,讓所有在校軍場上的士兵都感到一陣的熱血沸騰。就連沒有接受到領兵攻城的任務的士兵,都恨不得馬上拿起武器衝到敵軍的關隘上去發泄一下。

校軍場上的所有士兵,都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大聲的喊道:

“殺!殺!殺!”

喊聲響徹雲霄,李靖翻身從馬上跳下來,一把奪過了站在戰鼓旁邊的士卒手中的鼓槌:

“兄弟們,出發,我親自給你們擂鼓助威,等候你們凱旋!”

威嚴的鼓聲由慢到快,咚咚咚的響起,那些士兵好像是身體中打了雞血一樣,邁著整齊的步子向邊關的方向走去。左儒看著正在擊鼓的李靖的背影,忽然感到這個和自己共事多年的好友,真的是一個合格的將領。

三支戰部在衝出了周國的邊關之後,就如同形成了三股洪流,快速的向三個隘口衝去,雖然很久沒有在這些地方派斥候巡視了,但是從最近的跡象上看,華夏國鎮守邊關的將士數量是越來越少,偶爾還能夠抓到叛逃到周國的華夏國士兵,從這些士兵的口中,華夏國現在是苦不堪言。當然,這些逃到了周國的士兵,大部分都被他們留在軍營中。雖然周國也好幾個月沒有發糧餉了,可是畢竟還能夠吃得上飯。

隻不過這些將領沒有得到攻打華夏國的命令,所以才沒有發動進攻。因此當聽說隻要打勝仗,就可以獲得軍餉的時候,這些士卒立刻就急不可待的想要走上戰場了。

三個戰部各自來到了自己要攻打地方的時候,在約定好的時間中,三個戰部幾乎同時發布了攻擊的命令。

李靖站在高台上,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依稀的還可以看到塵土飛揚的影子。也能夠猜到三隻軍隊大概到了什麽位置了加上往來報告的斥候,他對於三支戰部的進展更加的清楚了。

強烈的戰鬥欲望在每個士兵的血

管中燃燒,這些士兵呼喊著衝向了華夏國的隘口,在他們剛剛靠近的時候在隘口上才有士兵向下麵零星的用弓箭進行阻擊,可是等到周國軍隊攻擊到了隘口的下麵的時候,那些在防禦工事上阻擊敵軍的士兵立刻扭頭就跑,根本就沒有和周國軍隊***的意思。

隻是在衝鋒的時候,周國的士卒們出現了一些傷亡,當粗重的攻擊城門的木頭撞開了隘口的大鐵門的時候,周國的士兵如同發瘋一樣的衝了進去。

可是隘口裏麵空空如也,隻是有一些士卒逃走的時候留下的破爛衣服和營帳丟棄在那裏。

向前有衝鋒了一段距離,發現華夏國的軍隊雖然餓著肚子,可是這逃走的速度還真不是一般的快,竟然一個人影也沒有看到。原本在邊境的地方還有一些普通的百姓,可是現在竟然也看不到一個人影子了,闖入到了幾個農戶的家中,空空****的,除了實在搬不走的房子之外,其他能搬走的東西都被搬走了,什麽都沒有留下,看來是早有準備。

三個隘口的勝利的消息傳遞到了軍營中,李靖並沒有被忽然奪取的勝利衝昏頭腦。仔細詢問了一下攻擊隘口的過程,發現三個戰部傷亡不大,應該算是完勝了,可是三個戰部斬敵的數量竟然都是零。也就是說華夏國的軍隊根本沒有和周國的軍隊撞上,就全體撤退了。隱約中他感到了一點不妙,這樣的戰鬥實在是太詭異了:

“命令三個戰部,馬上撤退,防止對方有埋伏。”

李靖連忙說道,身邊左儒攔住了他,其他兩個將領左儒不了解,但是對何碌還是非常熟悉的:

“等等。元帥,三個戰部都不隻是攻下了隘口,而是向前推進了一段距離,都沒有發現敵人的影子,如果是華夏國有什麽埋伏,他們推進一段距離,埋伏也應該暴露了,可是現在還什麽事兒都沒有發生,這就說明華夏國真的已經是怨聲載道了,應該是那些士兵不戰而逃的。我建議馬上派其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yilulonghun/52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