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暴力**王野!

“哈哈哈哈哈!”

新特的旅長樂了,誰能想到,轉機這麽快。

“換個陣地,有意思,你紅方,拿一個火箭彈發射單元,就給我方換下陣地,這代價,做的有點虧!”

北戰區特戰旅旅長,看著對大麵大笑的家夥,氣的瞪向了被藍方送過來的紅方戰士王野。

王野低下了頭,小聲說:“旅長,我…………”

“算了,給你個兵有什麽可計較的,我就問你,你看了他們無人機作業間!”

“是!”王野點頭。

“行,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旅長,我沒地方區了,現在,我可不是俘虜了。”王野說著,將自己的煙包拿起來給旅長看。

看到王野的煙包已經空了,新特旅長才說:“算了,留著吧,對了,搞點吃的來,我們也餓了。”

“是,我這就去弄!”

沒多久,王野就又回來了,他的手上,提著老粗一條蛇,那蛇被他抓著頭,盤在他的胳膊上。

在場的人,看到這一幕,有幾個還被嚇倒了。

“旅長,我也就找到了這個,我先處理了,之後在去找!”

王野嘴上說著,胳膊一抖,那蛇就從他的胳膊上掉下來,他抓著蛇頭的手,用力往前一甩,接著又猛的一回拉,那之前還掙紮的蛇,瞬間就變得像繩子一樣。

王野手法很快,扣著蛇頭一扭,接著,把蛇頭往上下一掰,兩邊一拉。

“嘶”的一聲,蛇皮就被他拉開了口,接著,他雙手合力兩邊一拉,在移,在拉,那蛇,就被他暴力的去了皮。

王野看向了北戰區特戰旅的旅長:“旅長,你有刀嗎!”

北戰區特戰旅的旅長,雙手攤開:“沒有!”

我也又看見了藍方那邊的軍官們,那那邊的人也都隻是揚言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並沒有人有任何的舉動。

王野也不指望從對方的手中借到了,他低下頭朝著腳邊瞅了瞅,然後盯到一塊大石頭,他一彎腰,揀起一塊小一點的石頭,接著,用力將石頭甩在了那塊大的石頭上。

“咚!”一聲,石頭碎了,碎片炸開,王野低下頭來,從碎石塊中找到一小塊來,他看了看石頭鋒利程序度,覺得可行,就把那鋒利的石頭,往去了皮的蛇肚子上一壓的一劃,硬是將蛇肚子給劃開了。

快速的理理完,接著,王野又甩了甩,這才又把蛇肉分段。

弄完了以後,還要折了幾根青翠的樹枝,就是跟那些樹枝去了皮,接著將樹枝的一頭在石頭上快整的磨上幾下,然後,又暴力的穿進蛇肉裏。

所有的蛇肉都已經穿好了,王野才拿著穿好的蛇肉走到了北戰區特戰旅旅長的麵前,他問:“旅長,這個需要我來烤嗎?”

不得不說,剛才王野的那一手還是驚到了在場所有人,太野了,野人一樣。

特戰旅的旅長,結果已經看好的蛇肉對王野說:“烤就不需要你,這樣你再去弄點吃的過來,這蛇肉肯定不夠,你可以再弄點野雞野兔之類的。”

“是!”王野應完就轉身。

“等下!”北戰區的特戰旅旅長忽然又叫出了王野!

王野轉過身來,趕緊立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北戰區特戰旅旅長問道:“旅長,還有事?”

“找到食物,在外麵清理幹淨在拿回來,不要回來在處理!”

“是!”

看著王野離開的背影,一大隊大隊長,看向了新特的旅長,他小聲說:“旅長,這個兵帶勁,咱能不能,把人搞過來啊!”

新特的旅長,看著一大隊長,反駁道:“怎麽搞,又不是咱的人,你當好弄啊,隻怕咱對手部隊裏,這樣的人才,都當寶一樣的。”

“總要試一下,也許有希望呢!”

“行,試下!”

看著北戰區特戰旅的旅長,認真的烤著蛇肉,新特的旅長湊了上去,他問:“你的兵,像剛才那小夥子那樣的,多嗎?”

北站區特戰旅旅長抬起頭來看著新泰的旅長,他嘴角一歪笑著說:“就這樣的,在我那裏,都不算什麽,比這牛的,多了去了,怎麽,是不是怕了啊?”

一聽這話,新特的旅長笑了,他說:“那倒不是怕了,我就想和你換個兵,反正你那這麽牛的兵多,不介意均給我一個吧!”

這一聽是想要向自己要人,北戰區特戰旅的旅長臉色就變了,他說:“不給!”

心特的旅長被說的臉色也有些難看,但他還是陪著笑說:“你看,你這就不地道了,說這一次演習當中咱們是對手,可是演繹結束了呢,咱們怎麽說也是一國軍隊呀,大家都一個團體的,給幾份佛麵,換一個,也不讓你吃虧,我拿兩個給你換,你看成不。”

北戰區特戰旅旅長將手上的蛇肉收了起來,他看著新特旅長認真的臉,說道:“想換,也行,不過,人我得自個挑,我也不讓你吃虧,我就隻選一個。”

一聽對方願意換了新特的旅長,立刻臉上又掛上了真實的笑容,他說:“行,當然行,等演習一結束,你隨便跳,我絕對不二話。”

北戰區特戰旅的旅長笑著說:“不用等演習結束,我現在就能點,隻要你舍得,我之前那個兵就直接給你了,我都不帶走了!”

“這麽幹脆啊!”新特的旅長倒是非常的意外,沒成想對方說話還如此的幹脆,那還真的挺好的。

而一大隊大隊長,他顯得比新特的旅長還要高興,在他看來那個兵的作用可就大了,他們新特的突擊隊在各方麵看似不錯,可就剛才那個兵顯示出來的能力,絕對超能了,特別是那野外生存能力,如果能把他們一大隊的突擊隊也都訓練成像他那樣,那他們的戰鬥力肯定要至少再提升一個度。

一大隊長就想著,這兵真要過來了,一定得好好的利用,讓他把身上的技能,全部教授下去。

可是新特的旅長心裏倒是沒有一大隊大隊長心裏想的那麽樂觀,她見對方如此的幹脆,反倒不敢第一時間答應了,他問:“你倒是先說一說,看上我們那個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