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咖啡色的教室

脈浮緊者,法當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遲者,不可發汗。何以知然?以榮氣不足,血少故也。《傷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如果脈象浮緊的話,身體應當是疼痛的,這時就應該用發汗的方法來治療。但是如果寸關尺中的尺脈為遲的話,就不能發汗。為什麽呢?因為這是榮氣不足的原因,血少,怎麽還能發汗呢?發汗會導致血氣外泄,更會加重血虛的情況。”

回到寢室之後,天琦撥通了胡青教授的電話:“喂,胡教授嗎?我是天時,是這樣的,我們突然對電子工程產生了點興趣,不知道能不能讓您給我指導一下啊。可以啊?那真是太好了,太感謝您了。要不我們找個地方討論一下吧。”

天琦想了很久,以後很可能經常找胡教授,一般的借口以後可能就不管用了,幹脆找一個可以一直使用的借口,這樣以後去找胡教授也不太會被懷疑。

半個小時後,天琦拿著一本剛才圖書館借來的電子書來到了學校附近的咖啡館,這個時候,胡教授已經坐在了裏麵,桌上放著兩杯卡布奇諾,還冒著熱氣。而咖啡館特有的那種昏暗氣氛,襯托著夜色,變得更加地幽靜。

而此時坐在咖啡館裏的人,也大多是學校的學生,絕大多數人點著那種最便宜的又可以無限續杯的咖啡在角落裏埋頭苦幹,偶爾抬起頭,發現咖啡沒了,便到服務台去續一杯咖啡,順便緩解一下緊張的情緒。

而這個咖啡館的名字也十分貼切:咖啡色的教室。

在這樣一個教室中,絲毫感覺不到者這是一個盈利的場所,不知道的人進來一看還真會以為是一間教室。

雖然,這裏的整體十分昏暗,但是,老板娘似乎十分體貼學生,所有來這裏看書的學生的桌子上都放著一盞老板娘親自送來的台燈。這就使得在一片黑暗中,可以看到好幾盞燈光在那邊堅持照明。

天琦來到了胡教授的旁邊,輕輕地拖出椅子,坐了下來。

隨後,便拿出那本書,一遝草稿紙,以及兩支筆,其中,包括自己那支寶貝鋼筆。

接下來,就見到,草稿紙上被飛快地寫滿各種題目,從簡單的二極管三極管到差動放大電路,集成運算放大器。

誰也沒有注意到,天琦在幾張紙中又悄悄地夾進了一張小紙條,上麵寫的正是關於將要舉行的實戰機器人大賽的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