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 章攻防戰(上)

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結於脅下。正邪分爭,往來寒熱,休作有時,嘿嘿不欲飲食,藏府相連,其痛必下,邪高痛下,故使嘔也,小柴胡湯主之。服柴胡湯已,渴者屬陽明,以法治之。《傷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一個人的正氣強弱決定了是否容易患病,《黃帝內經》說道:正氣存內,邪不相幹。但是如果血氣變弱了,就會大開患病之門,邪氣就進來了,與正氣相鬥在肋下。正邪相爭時,就會忽冷忽熱,不想吃東西,而且患病處的位置比疼痛的位置要高,這樣就會出現嘔吐的現象,這時候就應該用小柴胡湯治療,吃了之後口渴的,就是病到陽明經了,那很好,古話說陽明無死症,再按照陽明病的方法治療,就會很快好轉病愈的。”

當然,這麽嚴苛的條件就必定產生一道巨大的門檻,讓在這一領域傑出的人才少之又少,幾乎可以用個位數來數清,反過來也就是說,掌握了硬件的機器語言或者是匯編語言層次的攻擊,那麽任何的軟件防火牆或者殺毒軟件或者什麽什麽監控就都像一塊豆腐一樣,輕易就能切開。

說話間,天琦已經打開了那個類似dos的界麵,那是一個匯編的程序窗口,照理說,機器語言也可以起到同樣的攻擊效果或者說是效率更高,但是在可操作性上機器語言那一段段的零一一零代碼的可讀性與可操作性都實在太差了,在這種高強度的攻擊入侵戰中,萬一被敵人發現了,可能都來不及編寫防守或者撤退的代碼。所以,最終天琦還是選擇了黑白界麵的匯編語言進行攻擊。

在簡單用普通的軟件進行測試後,天琦就開始了自己攻擊軟件的編寫。不到五分鍾,一個匯編語言的竊取資料的程序就已經編寫完畢了。

在另一邊的fbi網絡安全指揮中心。

“各位,最近國際反恐形勢日益緊張。國際上諸多知名黑客也不間斷地對我們的服務器進行輪番式的轟炸,這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考驗,但是,我們不能因為這個就鬆懈下來。要知道,我們可是保持了世界上唯一一個經過多年無數的黑客攻擊卻依然保護住幾乎所有核心資料的記錄。”說到這裏,那個帶頭的黑人的臉色開始陰沉了起來,似乎正在回憶當初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隻有前年那次,以色列一號恐怖黑客帕克曾經差點竊取我國愛國者導彈的外殼製作資料,那可以算的上是我們最恥辱的記錄了。為了以後不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