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二章 倒黴鬼

傷寒十三日,過經譫語者,以有熱也,當以湯下之。若小便利者,大便當硬,而反下利,脈調和者,知醫以丸藥下之,非其治也。若自下利者,脈當微厥;今反和者,此為內實也。調胃承氣湯主之。《傷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傷寒了十三天,病情從太陽經傳到其他經去了,傳後就出現了胡言亂語的情況,這就是到了陽明經,因為有熱。應該用湯藥來瀉下。如果小便多的,大便應該是硬的,現在卻反而也多,脈象平和的,就知道是別的醫生錯用丸藥治療了。如果是自己本身下利的話,脈象就應該是極其微弱的,現在反而平和的就說明是內部實證,這個時候就應該用調胃承氣湯來治療。”

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上菜的時候,隻見到一個個香噴噴的菜色被不斷地送上餐桌。有著名的北京烤鴨,也有各種地方小吃,更有諸多在家裏經常吃的家常美味。

源圓和珍珠此時自然是不會放過眼前的這份大餐,看著菜肴的不斷上桌,就開始動起了筷子。首先是一個菜品夾一口,品嚐一下味道。倒也神奇的是,這兩姐妹使用筷子的順序也是一模一樣,選擇的菜肴的先後順序也是一模一樣,就像是一個掃描儀一樣,對著菜品從左至右,從上至下一陣掃描。

而天琦對這一切已經是見怪不怪了,要知道,拿筷子吃東西在這兩人的吃飯過程中都隻是一個準備活動而已。當然,天琦也自然不會放棄一些好吃的菜肴,趁著她們兩人還在品嚐菜的時候,天琦也抓緊時間吃著自己感覺好吃的菜,要是等她們將所有菜都品嚐完了之後,天琦可就什麽都吃不到了。

就在三個人都吃的津津有味的時候,門外又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聽聲音好像是一群人在吵架的聲音,隻不過好像有一個人的聲音特別洪亮,卻沒什麽人敢於用同一音量的聲音與其爭執。

本來,天琦並不像理睬這些家夥的,難得吃一頓飯,要是被擾了兩次興可就太不劃算了。不過,隨著吵架的聲音越來越響,看上去不去製止一下是不行了。

正當天琦準備走出門的時候,珍珠拉住了天琦:“等等,天琦,你有沒有覺得這個聲音似乎哪裏聽到過,好像似曾相識的感覺。”

被珍珠這麽一說,源圓馬上回想了起來:“我想起來了,這家夥在我們上次吃飯時好像也來搗過亂,好像是fbi什麽什麽主管,當時也是來吵吵鬧鬧的,結果被enid姐給轟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