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慌亂

傷寒發熱,嗇嗇惡寒,大渴欲飲水,其腹必滿,自汗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橫,刺期門。《傷寒論》

“這句話的意思是,傷寒病發熱,皮表發冷,嘴巴非常渴很想要喝水,他的肚子可能就會變得漲起來,如果此時能夠自己出汗,自己正常小便,正常產生唾液的話,病情就會自己緩解,否則就是不能緩解了。因為肝木旺盛反克住了肺金,本來是金克木的,但是現在木反而克金了,導致水液無法正常氣化,統統停滯在了肚子裏,這叫做橫,這就應該刺期門。”

一路上,邁克顯然很是興奮,對著左右前後的家夥都是一陣瞎聊。當然,他也不會忘記天琦,不時就會逗天琦一下:“天時,你會不會遊泳啊,我們到時候去潛水吧。夏威夷海灘的風景不錯哦,說不定還可以打撈到古老的沉船,這樣我們就發財了。”

天琦則是自顧自地觀賞著一路上的風景,到了這個時候,天琦才發現,自己連這所城市的風景都沒有看全,一切都是這麽地陌生,就像是來到了異地一番。顯然,這忙碌的生活已經無情地衝走了天琦原本悠閑的業餘生活。看來,等事情都忙完之後,天琦得好好給自己補充補充城市風光遊覽的行程了。

不一會兒,在大巴的急速行駛之下,這麽一個大部隊就趕到了機場。按照慣例,每次到了重要的地點,jack就會跑出來說幾句話,這一次自然也是毫不例外:“各位隊員,本來,我們這一次是準備包機的,但是由於最近客機資源緊張,我們隻能和別人合乘一架飛機,到時候上機後各位可能坐在不同的地方。到時比較近的各位都互相注意了,不要最後走丟了。”

“切,jack,你怎麽老說這點小孩子才會做的事呢?也不看看我們都是開著小車出去追女生的人了。”

“不要這樣說,我們曾經有過的,一名隊員由於坐的位置比較偏遠,下機後就走錯了出口,與我們去了兩個不同的方向,最後就導致了我們整個行程耽誤了一個小時。所以,大家都要注意了,實在不行電話聯係。”

在聽夠了jack的一番嘮叨之後,一行人終於都踏上了飛往夏威夷的飛機。

這個時候,正是旅遊旺季,飛機上各個角落都坐著幾批零零散散的人,而天琦這一幫子人入座之後就正好將那些空的座位給填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