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零章 威懾

病人脈數,數為熱,當消穀引食,而反吐者,此以發汗,令陽氣微,膈氣虛,脈乃數也。數為客熱。不能消穀,以胃中虛冷,故吐也。《傷寒論》

“正常的情況下,脈數,也就是脈搏跳動很快,那就是實證,是熱,也就是胃裏麵很熱,蠕動很快,消化很好,一吃就消化了,但是現在是吃了卻不消化,反而吐出來。這是因為發汗或者催吐得太過了之後傷到了陽氣,陽氣損耗,那麽就產生了虛熱,所以好像是脈數的樣子,這樣子的脈象,胃裏麵是不能消化食物的,這也就是因為胃裏麵冷,沒有熱量,不能消化了,自然而然也就吐出來了。”

經過這一階段的戰鬥,其餘的按兵不動的州已經完全楞在了那裏,這已經超出了他們正常可以理解的範圍:這三個州是怪物嗎?怎麽可以在這麽強大的火力之下毫發未傷。真的可以做到這樣的地步嗎?

在看到了這樣一場同時播放的三麵戰鬥之後,大家都不得不安靜了下來。要是單是一次這樣的情況發生,那還能被認為是運氣,而這一次是三個不同的場地,三個不同的州代表隊同時做出了這樣一邊倒地屠殺,那隻能認為是實力的體現了。在看到了這樣的一邊倒後,大家自然誰也不願意去找這幾個州的麻煩了,要是誰惹上了這三個州,說不定就要遭到被團滅的命運了,這個時候誰願意做這種傻事呢?

看得出來,其餘的所有州此刻都在害怕著這三個州的表現,就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碰到了一個身穿盔甲,手持武器的人一般,毫無勝算。而這恐懼之心從這些州代表隊的表現就能看得出來,原本靠近這三個州的隊伍與這三個隊的距離一下子被拉開了好遠,而那些原本相鄰械鬥得相當激勵的家夥此時也是出乎意料地團結在了一起,兩者之間的距離從原本的幾十米一下子就縮小到了幾米。此時大家的心思都一樣:幾個州乃至十幾個州的力量集結在一起才會不會被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