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暴風雨前

寒實結胸,無熱證者,與三物小陷胸湯,白散亦可服。《傷寒論》

“寒實結胸,沒有熱證的,就用三物小陷湯,或者是白散。這裏說陷胸,那就一定是有東西結在裏麵,那麽這裏的是寒邪,而不是熱,之前熱邪水濕結胸了就用大小陷胸湯什麽,這裏麵所以用的也都是寒藥,所以在這裏就不能用,用來則會更加讓寒邪抑製在裏麵,也就會加重病情,所以不行。”

顯然,由於陰陽杖的光芒太過於耀眼,那位黑袍的注意力也都放在了這個上麵,並沒有發現雖然沒有神杖那麽耀眼,但是卻比神杖還要詭異的此時正掛在源圓身上的陰陽項鏈。

當然,在看到這樣一把神器的出現,黑袍也不會再這麽傻兮兮地繼續吸收元素卻反而被神杖吸走了,就因為剛才的一下,神杖的光芒變得更加耀眼了起來,看來是讓神杖吃飽了不少。

但是,黑袍顯然也不是那種肯輕易放棄的人,用著他那陰沉卻又冷靜的聲音說道:“你們可真是頑強啊,那就讓我看看你們到底能撐到什麽時候,裏麵可是沒有吃的沒有喝的哦。來人,保證每一時刻至少在不同方位至少有一個四元素大師看著她們,絕對不能讓她們跑了,到她們求饒的時候再來通知我。哼。”

說罷,黑袍就披著那飛揚的袍子,朝著門口走去,沒人能注意到他嘴角的一絲冷笑,看來,就在他即將要離開眾人的視線時,他的腳步略微停了一下,喃喃道:“我想起來了,這就是上次派人去中國奪取的那把神器。看你這次再怎麽逃出我的手掌心。”這下,他才完全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裏。

珍珠和源圓在感覺到那股令人害怕的氣息終於消失的時候,也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隻不過,不久,兩人又開始擔憂起來了:“源圓,看來我們的身份已經暴露了。不過這也無所謂了,關鍵是我們可以汲取空氣中的養分生存好久,但是,enid她作為一個普通人,尤其是大病還沒初愈的情況下,甚至連醒都沒醒,估計兩天沒有飯吃沒有水喝就會熬不過去的。”

說著,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把目光看向了原本躺在**的enid,隻是這一看不得了,居然發現enid的眼睛已經睜了開來,用那微弱的聲音朝著兩人說道:“兩位姐姐,是不是我把你們卷入了什麽不得了的事情裏麵了?真是不好意思,要不你們就別管我了,自己走吧,你們能安全離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