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一章 珍珠的離開

問曰:陽明病外證雲何?答曰:身熱,汗自出,不惡寒反惡熱也。《傷寒論》

“問:陽明病的外在體現出來的症狀是什麽樣子的呢?回答說:身體感覺熱,自己有汗不斷地出來,不怕冷卻反而怕熱。這是因為陽明經的病一定是熱證,如果怕冷一定是陽明與太陽經之間的病。既然是熱證就會不斷灼燒津液,那麽汗就會不斷地出,身體也是感覺熱的。”這個時候,源圓似乎也有所預感一般,恰到好處地從石洞裏也走了出來。

伴隨著熔岩滾動的聲音,突然間,就聽到天琦的聲音爆炸般地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之中:“好燙,好燙,燙死我了,燙死我了。”

焰怡一聽,臉色頓時變得疑惑了起來,自己已經應用法力將天琦等人周圍的溫度降到了六十度以內了,怎麽還會覺得熱呢?隻要稍許提起一點元素之氣就可以將體內的溫度調節到三十七度的正常情況了啊。

而天琦也是相當自然地準備提起元素的力量來抵禦環境的溫度,但不知怎麽地,自己還是覺得相當地熱,於是乎,天琦又一次提起元素的力量來抵禦外界的溫度。

隨著一次又一次地失敗,焰怡和源圓還有變成牧羊犬的珍珠似乎都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天琦失去元素的能力了!

這一下可把焰怡鬱悶得夠嗆,自己本來打算得好好的,一旦等天琦蘇醒過來,調理得差不多了,就讓天琦在地心修煉,焰怡自信有著自己的指導很快就能達到五元素,而一旦天琦能夠達到五元素的程度,自己就能夠幫助天琦領悟神體,那樣的話至少天琦以後就再也不會死了,如今,似乎一切都泡湯了。

這個時候,天琦似乎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不過,他似乎並不在意這個,隻是從懷裏取出了那根至今伴隨在天琦身邊的神筆,然後對著它輕輕地吹了一口氣,自己體內的溫度瞬間就被降到了正常地溫度以內了。

這個舉動到讓焰怡很是吃驚,她分明認出了天琦手上的那支武器的來源。那是主神當初修煉的時候用的一小塊隕石,它包含了主神強大的元素之氣,不僅焰怡見了都會感覺頭疼,哪怕是上界除了主神之外的所有神都會膽顫。

主神可是意味著至高無上的存在,即使是主神曾經有過一次的手帕都會成為一些無能之輩爭相搶奪的重要神器,更何況這塊陪伴了主神修煉上億年的絕世武器。

這武器的稀少都不禁讓焰怡眼紅起來,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件主神的武器都沒有啊,而如今卻是見到了主神大人最為珍貴的幾件物品之一,怎麽能不激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