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零章 第一天工作

太陽病,寸緩關浮尺弱,其人發熱汗出,複惡寒,不嘔,但心下痞者,此以醫下之也。如其不下者,病人不惡寒而渴者,此轉屬陽明也。小便數者,大便必硬,不更衣十日,無所苦也。渴欲飲水,少少與之,但以法救之;渴者,宜五苓散。《傷寒論》

“太陽病,脈象是寸緩關浮尺弱的,就說明病情在表,這個人發熱出汗,卻又怕冷不嘔吐,隻是心下痞的,這是太陽症,應該先解表,但是醫生現在卻給他瀉下。如果大便沒下來,病人情況轉為不怕冷而口渴,這就是轉為陽明症了。小便如果頻繁的,大便就可能會硬,不拉屎十多天都沒事,這就說明是寒實,因為熱實時間久了回發狂。病人口渴想要喝水,就稍稍地給他,按照正確的方法就能治療,就是用五苓散來治療。”

天琦的話語著實讓峻峰嚇了一跳:“天琦,你是說認真的嗎?醫院裏要是出說明人命,鬧出去可是對應收很不好的。”

天琦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語似乎是有點過激了,於是趕忙解釋道:“峻峰,你想多了,我的意思是我會用我自己的方法解決他。在醫院裏我不會亂來的,你不用擔心了。”

“恩,天琦,你不要太衝動了,實在不行我直接開除了他就好了,我們醫院現在正處於發展期,一絲一毫的差錯都有可能導致一失足成千古恨。”不知不覺中,峻峰在院長這個位子上呆久了就也漸漸沾染了所有居高位者這樣一種顧前怕後的習性。

就在峻峰與天琦兩人在院長辦公室對話的時候,醫院裏還有一個診療室也是燈火通明,隻見陳能醫生此時正專心致誌地趴在桌子上,盯著那幾張百元大鈔,隨後便取出在一旁的水筆似乎在寫著些什麽東西。

這樣的刻苦盡在外人看來自然是一位敬業的好醫生了,隻不過,似乎也隻有他本人知道此時在做點什麽。

又是一天,此時那個剛出院的女孩正在醫院交費處結賬:“你們院長答應我讓我在這裏打工還錢的。”

“這個我們要先確認一下,小姐您先等一下好嗎?”

“恩,我們已經和院長確認過了,的確有這回事,這樣吧,您先去一下人事部辦理一下手續,隨後再去財務等級欠款證明,最後再來這裏辦理出院手續。”

沒想到,這個醫院的辦事效率這麽高,這個女孩經過了一圈的手續,將所有的程序走完也就用了十來分鍾的時間。

而後,就看到醫院裏突然之間這麽憑空多了一個穿著醫院工作服的清潔工在醫院的大廳裏開始打掃起了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