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一章 人才掃**

太陰為病,脈弱,其人續自便利,設當行大黃、芍藥者,宜減之。以其人胃氣弱,易動故也。《傷寒論》

“太陰病的患者,脈象是弱的,這個病人大便還在繼續下利的時候,吐過要用大黃芍藥這些藥的話,應該適當減量,或者盡量避免用大黃,因為病人現在的胃氣很弱了,用這樣的瀉藥會更加使得胃氣減弱,到時候胃陽虛掉就麻煩了,所以這裏用芍藥或者大黃隻是稍稍幫助腸胃蠕動而已,也就不需要大量的。”

既然已經決定了,那麽接下來的事情就要抓緊操辦起來了,對天琦來說,最重要的是抓緊時間將自己的醫療機器人製作出來。

為了能夠鼎力支持這一次的比賽,峻峰和enid也是加快了醫院擴張的速度,直接從各大中醫院校挖人。而這一次的挖人在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都被業內人所津津樂道,並稱之為不要命式地搶人。

峻峰的做法很簡單,就是直接跑到人家中醫醫院裏,出手就是一萬的月工資,無論是正在上課的教授還是坐在下麵聽課的學生,隻要自認為能夠達到要求的都可以來試一下,甚至不是中醫院的也可以,隻要能夠麵試通過最後考官的評定,甚至是沒有任何學曆沒有醫師資格證也沒有絲毫地關係。

之所以被稱為不要命地挖人,正是因為這一次的大掃**不僅掠奪了不少高校中的頂尖學生,甚至是大半的教授級醫師都被挖了過去,這樣一來導致的後果就是學校在一時之間甚至都找不到老師來上課了,隻能由沒有被挖走的老師超負荷運作來暫時解決燃眉之急了。

一時間,各大中醫醫院以及其他擁有一些中醫科目的醫院都是怨聲載道,a市超過一半的中醫全部入主了啟天醫院,更不要說那些即將成為醫生的家夥。

而啟天醫院的審查方案也很是簡單,直接就是一個病人現場考核,即使這樣的考核形式有時候會存在病情簡單病情複雜的區別,但是,考官卻是要審查那些應聘人員的理論知識水平,即使是一個普通的感冒,也要從病機到病理,再到治療和預防,不僅僅是要熟悉掌握中醫知識,更要對大自然的規律了如指掌才行。

這樣嚴格的審查絕對可以不將好醫生錯過,又能將不合格醫生篩選排除。當然,在後期行醫的考核中還會有不定期的審查,一旦發現治療不恰當的醫案就要進行分析,如果是嚴重的診療錯誤那就依舊是要辭退。

至於那些雖然還沒有臨床經驗,但在各大院校極其傑出的中醫學學生,則是直接留在了住院部見習,一旦擁有了豐富地臨床經驗就正式被聘用。

隨著這一次啟天醫院如此大規模的動作,諸多新聞媒體也爭相猜測起來啟天醫院要以一院之力對抗全市的其餘所有西醫醫院。而且,現在a市的所有名中醫已經毫無例外地全部被招入了啟天醫院的麾下。

在新聞媒體的報道之後,啟天醫院的生意也是一下子直線上升,上千個門急診診療室同時運行都不能分流掉每個診室前的幾十名病患,而那些本來就是a市知名中醫的門前更是可以誇張到排起了百人的長龍。

而原本顯得空**的住院部,也是一下子爆棚了起來,在減短輕症患者住院日期的前提下每天還有幾百號的病人預約入院治療。這個時候,那批數量龐大的醫學院學生啟到了巨大的作用,由於病患的數量實在太多,一般一個病人入院後都由主治醫師診斷下藥方。

不過,接下來的隨診統統都交給了這些極具潛力的未來名醫們,隻要病情沒有太大的變化一般就由他們負責到出院為止。這樣子的最大好處就是在那些學生每天繁忙的過程中醫術臨床經驗得到了飛速的提升。

峻峰顯然也是沒有想到生意一下子就會變得如此紅火,一周之內雖然為了挖人額外使用了近億的挖人經費,但是醫院的總開支居然倒也是沒有太大的減少,甚至可以說收支基本持平。

而由於病患數量的爆棚,源圓已經覺得漸漸吃不消了起來,當然,不是體力上的吃不消。而是漸漸地對治療病患的興趣正在逐漸喪失,日複一日的重複工作終於讓她開始感覺到無聊了起來。但是,此時的天琦依舊是在實驗室奮鬥他那夢寐以求的機器人,甚至是常常幾天幾夜呆在實驗室都不出門,這也讓源圓隻能在美食時向珍珠訴苦。

這個時候,珍珠又給源圓出了一個損主意:“當初天琦他們還不是在學校就讀的時候就醫術精湛了嗎?你去住院部看看,這幾天的時間已經足夠把有天賦又有實力的家夥們培養成一個優秀的醫生了,把人拉到你這邊替你看病不就好了,反正住院部那邊多一個人不多,少一個人不少。”

當然,這的確可以稱得上是一個絕佳的主意,於是乎源圓趁著晚上下班後就往住院部一個個病房走,一份份仔細查看每一個實習醫生的診療記錄。

消息很快就傳了開來,所有的實習醫生似乎都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院領導來住院部查看他們的工作情況,一旦有不良的診療記錄就會被辭退。於是乎所有的實習生幾乎都在徹夜檢查自己的病案,生怕被抓到什麽把柄。

經過了一番審查,源圓將目標鎖定在了一個叫培敏的女生身上,這個女生著實厲害。當初有一位緊急入院的腦積水昏迷病人,而又恰好所有的正式醫生都在忙病房,那個病人的情況十分危急,培敏就肚子一人搶救了這名病患。不僅成功將病人從鬼門關救了回來,在事後的病案記錄上也是可彰可表,毫無差錯。

在做下決定之後,源圓便把這名女生帶出了住院部,甚至是都沒有和住院部的負責人說一聲,就直接把她帶到了自己的診室。

為了確定自己的判斷,她還是仔細地再審查了一遍培敏的能力,在確認她的確是擁有極其高超的醫術之後,就幹脆直接把自己頭上的醫生牌子摘了下來掛在了培敏的胸口:“好啦,明天開始你就在這裏上班吧,其他的我會幫你搞定的,包括正式醫生的注冊。在這之前,你就先用我的醫生卡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