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八章 財迷

少陰病,脈沉者,急溫之,宜四逆場。少陰病,飲食入口則吐,心中溫溫欲吐,複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脈弦遲者,此胸中實,不可下也,當吐之;若膈上有寒飲,幹嘔者,不可吐也。當溫之,宜四逆湯。《傷寒論》

“少陰病,如果吃東西下口就吐,心中不斷想要吐卻不能夠吐,剛開始地時候手腳冰冷脈象弦遲的,那就是胸中有寒實堵住了,就要用吐法。但是,如果隔上有寒飲,幹嘔,脈象沉的,那就是沒有實的東西堵住,就不能吐,要馬上將身體回溫起來,就是四逆湯。”

眼看著時間正在一秒一秒地流逝,那個方廠長死活不肯先發貨,這可把峻峰給逼急了,此刻正有幾十萬的性命等著自己去拯救呢!

不願意和這樣的家夥再浪費口舌了,峻峰從自己的皮夾子裏拿出了一張銀行卡:“裏麵有十萬元,加上之前的應該能大概湊齊百分之五十的定金了吧。”

“院長,這是您自己辛勤工作攢下來的錢啊,您不是以前一直和我們說現在要多賺些錢以後給您的兒女過上一個幸福的生活嗎?要是就這麽輕易把它用掉的話!”

“不要說了,現在沒有什麽比拯救這幾十萬的生命更加重要的了。快,和我驗貨去!”

“行行行,峻峰院長果然爽快!請跟我來。貨物我已經全部準備好了隻要待您驗貨完畢就給您馬上運上卡車,裝車工人都幫您準備好了!”

“你還考慮得真是周到啊,我是應該多謝你是吧?”峻峰的口中此時充滿了不屑。對待這樣的家夥,他是這輩子也不想和這樣的財迷打交道了,要不是這是距離北京最近的一家醫療器材廠。

唯一,讓峻峰值得慶幸的是,這家廠的產品質量都還過得去,沒有讓峻峰發現那些劣質的產品:“行了,馬上裝車發車。”

“峻峰院長,這麽急就要走了啊?要不在坐一會?我個人請您吃個晚飯,然後睡一覺明天再出發也來得及啊!”

“那就幹脆等到你的家人都得病了我再出發吧。”峻峰頭也沒回自己就坐上了軍用卡車,跟隨著這批救命的器材疾速趕回京城。

“天琦,我們這家醫院的醫護人員已經全部治療完畢了,現在開始就已經可以全負荷運作了,應該可以提升不少的救助速度呢。但是,其他醫院的情形恐怕就沒有這麽樂觀了。”

“我知道了,不要廢話了,我們趕緊走。吉吉,靠你了,帶我們先去離我們最近的醫院。”

不知為何,雖然吉吉是一條狗,但是天琦卻明顯感覺得到它能夠聽得懂自己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