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二章 最後的辦法

傷寒先厥,後發熱而利者,必自止,見厥複利。《傷寒論》

“傷寒厥陰病,如果一開始昏迷了,後麵卻開始出現發燒和瀉下的症狀的,那就是病情會自己好轉。這是因為厥陰病是陰症裏最嚴重的情況,那就是十分地寒冷,病人幾乎抵抗力已經完全沒有了,一得到感冒就直接倒最裏麵了,所有會昏迷,但是如果後麵醒來之後發燒瀉下的,那就是免疫功能恢複了,發燒是免疫功能運作的征兆,那就是病情會好轉。但如果後麵又昏迷瀉下了,這就是免疫功能又衰退了。”

沒有想到,自己的名氣已經這麽大了,那位剛才還沉浸在自己的金錢中的家夥現在又進入了對自己的功勞簿的盲目崇拜:“鄙人正是,不知您是哪位?是從何得知我的?”

在確認了他的身份之後,還沒有等他說出下一句話,峻峰就已經連同方廠長一起消失得無影無蹤,但卻是連一個人都沒有感覺到有什麽異常,甚至連他的秘書也沒發現什麽:“咦?怎麽感覺腦袋裏突然少了點什麽呢?想不起來。”

“啊?救命啊,你怎麽會飛?難道說?大俠饒命啊,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您就放我回去吧。”

“很不好意思,本來這個時候,你已經死了,隻不過,我個人的仁慈決定將你的生命再延續上一會時間。僅此而已,不要試圖逃脫,在這千米高的地方你即使逃了也是難逃一死。”

方世清何時見過這樣的場麵啊,要說唯一看到的也就是在電視裏那些演員們懸著鋼絲才在空中飛舞,沒有想到現在自己卻也這樣輕易地就飛到了天空中,隻不過,是在自己生命臨近結束的時候。

極度的慌亂感讓這龍敏所經過的上空開始下起了一絲的“陣雨”,“大俠,你要怎麽樣才肯饒我一命啊。說吧,買我命的家夥出了多少錢,我願意出雙倍的價錢買回來。”

這一次,龍敏沒有再搭理他,而是將胳膊稍微緊了一緊,這一下可不得了,方世清的臉一下子漲的通紅,他沒有想到的是世上居然還有人擁有這樣的臂力,甚至快要覺得自己的腰在下一刻就要被直接拗斷了。

突然間,龍敏感覺到自己的腿部傳來了一陣微痛的感覺,等他回頭望去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腿上多了一把匕首,隻不過這把匕首所拉的口子甚至沒有一根針的大。在發現了自己最引以為豪的一把防身利器都沒有效果之後,方世清的腦袋裏徹底空了下來。